当前位置:中国人文经济网 > 舆情中心 > 正文

村书记“小官大贪”恶势力侵蚀农村基层

08-25 舆情中心

  中国法制报道网河北讯(吴颂  苏广志 王爱民)提到农村,人们往往想到的是淳朴的民情民风,然而一些地方却存着打架斗殴、欺压百姓、利用职权侵吞集体财产、干扰村务等现象,群众反映强烈。农村恶势力的存在不仅是乡风民风建设的绊脚石,同时也是基层政权建设的“毒瘤”。一些恶势力窃取村委会主要职务,在村里形成“政策就是我,我就是政策”的无法无天局面。广大村民敢怒不敢言,不仅严重损害了群众的利益,更侵蚀了基层政权。

近期,接到秦皇岛市海港区驻曹营镇庄河村主任刘长义及村民代表举报信,举报材料中有举报人的身份证照片以及电话,同时还有好多村民按了手印的实名签字,举报原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姜宗和二十几年来依仗家族势力横行乡里、侵吞集体财产、假公济私、弄虚作假、中饱私囊的种种行为。

 

 

实名举报部分材料

实名举报部分材料

 

据材料显示,姜宗和的问题早在2007年村民就向秦皇岛市各级政府反映过,却迟迟没有结果,无奈全体村民在2007年暑期闯北戴河中直疗养院,得到原抚宁县政府(现在属于海港区)的关注并处理姜宗和的问题,到头来反映的经济贪腐问题县调查组也没一个明确的结果。多年以来,在其担任村主任期间多年以来,姜宗和利用家族势力掌控庄河村的集体组织,在其担任村主任期间村党支部三名成员中除书记外,其他两位成员为姜宗和及其弟姜宗春,村委委员是姜宗和的二弟姜宗春和姜宗春的媳妇费桂兰,同时姜宗春还担任村会计,姜宗春的媳妇费桂兰担任村妇女主任,庄河村的三个村民小组,有两组的组长都是姜宗和的亲属,正是由于姜宗和利用家庭势力做支撑掌握庄河村的基层组织,村里大小事务都是一言堂,民主议事的程序完全成为虚设,村民稍有不满或顶撞轻则被一顿臭骂,重则拳脚相加被殴打,威胁、恐吓更是家常便饭,庄河村被姜宗和完全控制一手遮天,村民是敢怒不敢言。利用职权大肆侵吞集体土地和财产.

反映材料显示,1999年6月在时任庄河村主任的姜宗和的私自运作下,以村委会的名义用假公章与山海关桥梁厂附企三厂签订《开采协议》,以每年5000元承包金将集体矿山纪家沟石灰石山提供给山海关桥梁厂附企三厂开采,并注册成了“秦皇岛市山桥铁路器材总厂抚宁县庄河采石场”,承包期至2006年6月1日,集体的矿山本是联合经营却被姜宗和恶意串通暗自把好处装进自己腰包却只收承包费每年5000元。   

 

用假公章签订的转让协议

用假公章签订的转让协议

 

2006年3月1日,姜宗和用假公章暗自操纵,村委会又与“秦皇岛市山桥铁路器材总厂抚宁县庄河采石场”签订《开采协议》,将承包期延长至2015年7月30日,承包费变更为每年1万元。2007年4月8日,“秦皇岛市山桥铁路器材总厂抚宁县庄河采石场”将矿山所有权以30万元价格转让给庄河村,并于2007年4月20日堂而皇之的在抚宁县工商局变更为”抚宁县庄河采石场“,公司类型为”集体所有制“。让村民气愤的是自己村的集体矿山什么时候矿山所有权变成了“秦皇岛市山桥铁路器材总厂抚宁县庄河采石场”的了,这里面的猫腻有多少姜宗和拿了多少好处不得而知。从1999年承包期至2015年,所有的承包费加在一起总共才12.5万元,在这10多年间矿山被开采村民没有得到任何分红和补贴,原本应该是联合经营却被姜宗和”暗度陈仓“,好处装进自己腰包,可姜宗和却以30万元的价格接手到庄河村,全体村民从不之情从未召开过任何形式的会议,更没有召开”全体村民代表大会“和”党员代表会“。  

 

用假公章签订的开采协议

用假公章签订的开采协议

 

2008年12月30日,姜宗和瞒着全体村民私自将村集体所有的”抚宁县庄河采石场“以110万元的价格用假公章转让给唐山丰润的焦永清注册成立白云泉矿业有限公司,所得转让费110万元装进了自己的腰包。如果不是秦皇岛海港区这次”清产核资“全体村民一直都蒙在鼓里从不之情,村民得到这个消息以后都义愤填膺,在全国“打黑除恶”的大好形势下,村民鼓起勇气纷纷表示一定要状告这个罪大恶极的村书记。

举报材料中,姜宗和在没有通过村民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的情况下,就从各组抽出350亩的土地收归村里统一管理,理由是给新出生的孩子添地,从2000年至2002年没有给任何一户添人落户的村民调过一分地,从而进行承包达到私自占有的目的。依仗权势及家族的势力独霸整个馒头山及周边110亩土地,另外去世的人口减去的土地抽归集体所有他却占为己由,时任村书记王宪宝可以作证。另外,庄河村乱石岗河滩地20多亩也被姜宗和霸占。

 

用假公章出具的补充协议

用假公章出具的补充协议

 

姜宗和依仗职权和家族势力优亲厚友,将40多亩白枣林子以2000元价格私自承包给三弟姜宗文20年,同时在姜宗和的授意下不增加任何的承包费又将村西整座山500多亩划归给三弟姜宗文所有,承包期50年每年承包费50元总承包费2500元,没有召开任何的《村民代表大会》,迫使村书记王宪宝签了字。姜宗和依仗职权和家族势力,在1998年把庄河村一组的葫芦山阴坡、豆子沟350亩土地以承包的名义承包给了其六弟姜宗清承包费1000元承包期30年,占用至今。全村1200多亩耕地姜宗和强占了150多亩,全村1600多亩山地姜宗和的家族以承包的名义强占了870多亩,村民是摩拳擦掌敢怒不敢言。

勾结黑恶势力暴力镇压群众举报材料显示,1998年时任村主任的姜宗和为了霸占矿山,指使地痞任某某(驻曹营镇马家峪村人)、徐某某(驻曹营镇崔庄人)把在庄河村开采石场老板刘焕林(秦皇岛海滨区)打出庄河村,石矿老板刘焕林鼻梁骨被打断用钱摆平,刘焕林从此退出庄河村。   

知情实名举报人的真实信息

知情实名举报人的真实信息

 

2005年,姜宗和以秦皇岛人王某某的名义低价承包山场,用山场资源于首钢合作占地开矿。2007年,全体村民义愤填膺纷纷维权,为了制止村民维权行动,姜宗和召集了100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到纠纷现场,面对义愤填膺的全体村民没敢妄动,但晚上却指使一些社会人员深夜闯入带头维权的刘春正家中,将其夫妻二人的双腿全部打折,打人者被抓后姜宗和上下打点,幕后指使者却逍遥法外。2011年11月27日,由于白云泉矿业有限公司把本来属于村民集体的矿山非法开采,却不给村民任何补偿,村民出面制止企业非法开采,时任庄河村党支部书记的姜宗和指使他人,把前去白云泉矿业有限公司索要赔偿的多位村民打伤。其中王俊喜伤势最重双腿和胳膊6处骨折;朱长义头部打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幸亏救助及时保住了性命,但却留下了终生的后遗症;村民纪庆奎腰骨被打断。事发后村民拨打110报案,不知何故却没有立案。后来凶手因为别的案子被抓后才供出实情,此事姜宗和通过各种关系上下打点找人顶罪,却只是对伤者赔钱了事再此躲过了法律的制裁却逍遥法外。

私刻公章大肆贪污和骗取国家专项补贴举报材料显示,姜宗和从2005年至2014年私刻多枚公章,凡是涉及到矿山合同以及出具证明都是他自己用私刻的公章办理的。真的公章是:“抚宁县驻曹营镇庄河村民委员会”15个字,而假公章却是“抚宁县驻曹营镇庄河村村民委员会”16个字。而且2013年村委会的新公章上标有第九届村民委员会,2014年的合同上姜宗和私刻公章上没有第九届字样。一份份的合同加盖着假庄河村的公章,村党委和村支委两委成员和村民代表从不知晓,全体村民更不知情。                  

姜宗和用私刻的公章把村集体的采石场卖给了白云泉矿业有限公司,从中贪污110万元。用私刻的公章受赞助款和扶贫款,但是村账户上一分钱的进账都不显示。         

 

 

用假公章出具的假证明

用假公章出具的假证明

 

另据反映,在2002年至2005年度,国家实行退耕还林政策,当年大部分村民都栽上了栗子树,只有他自己领了退耕还林补贴,第一次林业局测查组由村主任带领对姜宗和退耕还林地进行实际测量83亩,这与他实际木薯基本相符实测亩数记三块83+1+8=92亩,可姜宗和上报退耕还林登记表显示124亩,虚报32亩x16年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4万多元。姜宗和不但自己虚报退耕还林亩数,还给亲朋好友虚报,他二弟姜宗春退耕还林登记表显示16.5亩可实际测量9亩,骗取国家退耕还林补贴7.5x13年骗取金额13540元,刘春正骗取国家退耕还林补贴由2005年至今,5亩大约5000多元。

同时,还虚报村民自建沼气池数量,上报85个实际建了42个,虚报了43个,骗取了国家转向补助资金4万多元,上报河滩垫地500亩实际河滩垫地314亩,虚报186亩,骗取了国家大量的惠农补贴资金,骗取河滩垫地粮食直补款2万多元,这些欠款姜宗和都装进了自己腰包。

村主任还反映,姜宗和与时任农经站站长孙某某互相勾结虚报支出随意修改账目,理财小组的印章在姜宗和手里控制村里的理财小组形同虚设,随意盖章报销。在2008年姜宗和为了应付调查组的调查,虚报账目支出251800元放在农经站,虚构支出251800元,通过村两委及代表予以报销,村主任和村民代表不知道这251800元的资金来源和去向,由于害怕姜宗和的淫威都不敢去问只好举手通过了。          

据了解,目前庄河村的举报反映材料因涉及的问题比较多,而且时间比较久远还有新的举报问题,关于利用职权大肆侵吞集体财产、侵吞土地以及骗取国家农业专项补贴及假公章等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另外,根据实名举报信上的举报人名单,随意挑选了海港区驻曹营镇庄河村王启彬和张余良等几位位村民进行电话询问,大家反映强烈,都说所反映的全部都是事实全体村民都参加了维权,如果所说与事实不附愿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村民都殷切期盼上级领导能够彻查姜宗和的种种问题,还老百姓一个风清气正的朗朗乾坤。

基层村官干部处于国家权力监管的软弱地带,基层的贪腐问题绝非个别现象。随着我国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一些列扶持政策开始在农村扶持,这个时候的反腐尤为重要!基层腐败问题,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导致百姓的利益受损,危害都是不容小觑的。对百姓来说,相较于天边的“大老虎”,群众对近在眼前的“蝇贪”感受是更为直接的,蝇贪猛于虎。“农村黑恶势力犯罪直接侵蚀基层政权,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阻碍经济社会发展,必须严厉打击,一打到底,挖掉基层政权中的‘毒瘤’!

刊后语:整治“村霸”关系着党和政府形象,关系着人心向背,关系着基层组织建设,关系着公安民警的口碑。国家需要长治久安,社会需要安定团结,人民需要和谐稳定,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今天,我们绝不容许任何“村霸”及宗族恶势力横行,更不允许“村霸变形”侵蚀基层政权。“村霸”和宗族恶势力不除,老百姓不答应、党纪国法不答应。

出重拳、挥利剑、用重典解决“村霸”和宗族恶势力,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出重拳、挥利剑、用重典解决“村霸”和宗族恶势力,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严厉打击,并要揪出其“保护伞”“护身符”,要露头就打、落地就抓。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包庇、纵容和知而不报的人和事,要严肃处理。对典型案例予以通报曝光,提高打击惩处的实效性、震慑力,让“恶”人无处藏身。让村干部成为干事创业的“当家人”、带民致富的“领路人”、为民办事的“公道人”、廉洁自律的“干净人”,还群众一个风清气正、和谐平安的新农村。

本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原标题:村民实名举报村书记“小官大贪”恶势力侵蚀农村基层)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中国人文经济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hcpa.ren/yuqingzhongxin/2018082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