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炎黄时评 > 正文

什么时候我们的媒体能像孩子一样讲真话?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8-10-09 23:14
    《学习时报》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说真话真难》,里面谈到季羡林先生回答记者提问的两句话,给人们留下了很大的思考空间。
  记者问:“这一辈子,你说过假话吗?”
  “我说出口的都是真话,但真话未必都说出了口。”
  记者追问:“那为什么不都说出口呢?”
  老人凝神、正色:“你能做得到吗?”
  从季老的回答中,我们可以做出如下两点判断:第一,季老还有一些真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第二,在讲真话方面,季老与普通人一样,别人做不到的,他也没有做到。
  那么,季老为什么没有把真话都讲出来?我想,恐怕还是有所顾忌,怕讲出来有人不爱听,所以把有些真话憋在肚子里,另外说出“人和政通,海晏河清”之类的话,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高兴。
  我们当然无权要求季老把真话都讲出来,因为我们自己也确实做不到;我们也不必苛求名人都是无所畏惧的斗士,因为像马丁·路德·金那样为民众的权利而舍身斗争的英雄毕竟是凤毛麟角。
  我们要追问的是,为什么人们怕讲真话?
  说实在话,近些年我们的民主政治建设进程加快,讲真话的人越来越多,好多以前不敢说的话现在不仅能说,而且还登到了媒体上。这无疑是很大的进步。但是,人们对讲真话的恐惧远没有完全打消,在某些领域、某些地方,讲真话仍然是犯忌的,有时候甚至是“犯法”的。八十高龄的妇科医生高耀洁老太太揭开存在爱滋村的事实,却长期被视为异端,被诬陷,被封杀。去年轰动一时的“彭水诗案”,就表明说真话、反映真实情况仍然有可能被抓进看守所。
  都不说真话,就会假话盛行,假话猖獗,就永远是“形势一片大好”,而实际上爱滋蔓延,沙斯肆虐,公平失衡,正义失守,政府失信,人民失望。温家宝总理前年在作协大会上强调要讲真话,指出“真话可以救命,真话可以救世”。这就是说,讲假话会害死人,会毁损世道,给人类社会带来灾难。从这样的高度来肯定讲真话,鼓励讲真话,愿意讲真话的人一定是备受鼓舞,跃跃欲“讲”。不过且慢,仅有高层领导的提倡,还不足以保护敢讲真话的人。因为对于什么是“真话”,各级领导的理解并不相同。你认为是真话,他可能认为是假话,是谎言,是“恶攻”。更恶劣的是,他也明知你说的是真话,但对他的利益有影响,对他的仕途有妨碍,他就要整治你,你又有何法?
  所以,要保护说真话的人,最根本的还是从制度入手,制定保护公民正当的说话权利的法律。有了这样的法律,一个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就可以由法律说了算,而不是由某个人说了算。如果出现讲话引起的纠纷或诉讼,就可向法律寻求公断。讲错了,而且造成了不良后果,当然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没有说错,就要继续说下去,而且可以要求对方承担相应的赔尝责任。有了这样的法律,相信高老太太不会经受那么多的磨难,彭水县的公务员秦中飞不会在看守所待上一个月,佘祥林不会蒙冤入狱十二年,还有好多的冤假错案都不会发生。而且,某部长在否认沙斯肆虐时不会那么地理直气壮,歌颂政绩的赞歌会降调,欺骗百姓的许诺会减少。总之,制定保护讲真话的法律,好处多多,于国于民于公于私,有百利而无一害。
  “讲真话”,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讲真话本来是幼儿园的孩子都懂得的道理,而我们今天还在提倡大人讲真话,而且还要用法律来保护讲真话的人,真令人感叹唏嘘。有人说,中国的言说之路,实以鲜血铺就。看中国的历史,特别是近代史,此说实在不假。如今,中国已经融入现代化的大潮,一个文明开放的大国正在崛起。我相信,当“讲真话”不再顾虑重重的时候,当“讲真话”不再付出高昂代价的时候,当“讲真话”不再成为一个话题的时候,也就是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时候,民主政治真正实现的时候,中华民族真正崛起的时候。(佚名)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杜绝官僚气 学生干部应自律 ·下一篇:杜绝校园商业化 营造良好校风学风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人文关怀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天龙华鹤大厦写字楼22层

支持单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国防时空杂志社 香港中国人文关怀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