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文学精选 > 正文

文友满震

作者:汤惠民 来源:网络转载 关注: 时间:2019-07-23 09:16

文友满震

汤惠民

最初见到满震这个名字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候我在党校中专班当代课教师。一天一名学生递一本书给我,书名叫《小汽车嘀嘀嘀》,作者是满震。这是薄薄的一本小说集,随手翻看了几篇,立即被精彩的小说内容深深地吸引。我对学生说,这本书我要带回家。

满震的小说归于微型小说类,构思独特,情节设计精巧,语言朴实凝练,没有说教,不带观点,但读者看后却能体会到所要表达的深刻内涵。他的小说很短,不少篇目仅数百字,但留给读者的想象空间大,就像是精妙山水画中的留白,不着一笔,却让人有白浪滔天之感。篇幅短、容量大、内涵深,这是一种经济而高效的创作手法。这样的小说也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我开始佩服满震了。

后来听说满震是六合二中的语文老师,年龄与我相仿;再后来听说他调到了政府办公室任秘书。

因办理人大建议、政协提案,我和满震有了工作上的接触。我喜欢写散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也没想过要发表,只是以此为乐。满震说:“完成一篇作品,作者肯定很快乐;如果能发表,让更多的人看,就是放大了快乐。”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一天,满震打来电话告诉我,县文联要结集出版一本散文集,如果感兴趣,发一篇稿件过来。我把一篇写成都的游记发给了他。过了不久我的那篇《一座去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便被收入其中。

满震先后受聘兼任过六合两家报社的副刊主编。无论他在哪家,只要我投稿,基本都会被采用。因为稿件时常见报,我快乐了许多,自信了许多,不少人知道我喜欢写文章,也喜爱看我的文章。如他所说,我的快乐真的是放大了许多倍。从此以后,我不但在QQ空间里发,也投稿给他。事实证明,满震的话是对的,我从内心感激他。

满震不是那种只会一味说好听话的人。我说:“稿件能见报多亏了你。”本以为他听到这话会很高兴,他却淡淡地说:“我只重质量不看人。你那篇《老丁素描》只是“素描”,只是素材,还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作品,不能用的。”还说:“每次看你的稿子,都会看到里面有不少丢字漏字、错字别字。哪天能让我一个字都不改,一个标点都不动,那我就狠狠地点赞了!”

他的第一个批评意见我并不完全认同,本来每个人的欣赏角度就不一样,你说不好,我却挺满意。但他的第二条意见无疑是十分正确的。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说过:“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以后的交往过程中,我和满震对某些作品常常意见相左,看法不同,但都默默地遵守“君子和而不同”这一古训。

一面辛勤地笔耕,同时也暗地里关注满震发表的每一篇作品。他的好多篇微型小说,看后我眼前一亮,真是弄不懂他是如何想起来这样写的,他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把微型小说写到了极致。《最后一夜》写的是一个拒不交待问题的官员终于没有挺过最后一夜的故事,小说不到120个字,但耐人寻味;《打赌》写得妙趣横生;《称呼的变迁》写一个曾经的学生提拔当官后,对曾经的老师称谓前后的变化,反映了人情世故,世态炎凉。篇幅较长的《古教授之死》《赵一这个人》《夜色多么好》等同样写得很精彩。我最为欣赏的,是他富有寓言特征的讽刺小说,颇有点冷幽默。正因为满震的小说写得好,所以他的作品不止一次地被人侵权、被人变了花样地剽窃。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写得不精彩,又有谁会剽窃呢!

我把满震的小说集给我母亲看。母亲说:“长篇大论的我看不来,满震写的小说有意思,不啰嗦,我就喜欢看。下次他再出集子,一定要要来给我看。”至今满震的《好人无处不在》《我是名人》《夜色多么好》,至今还摆在母亲的床头柜上,她没事就看。

一个区县有一两个像满震这样高水平的作家,就能促进一个地方整体文学水平的提高。满震是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江苏省作协会员、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理事、南京市作协理事、六合区作协主席。他的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海外文摘》等报刊转载,或被收入《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中国年度微型小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等各类权威选本。他不是一人在“战斗”,在我看来,他带着六合一帮文友玩文学、搞创作,搞得红红火火。

本来我对加入各类文学社团,有愿望,但并不强烈。满震说:“入协会就多了一个交流渠道,多交一些朋友,如果你有兴趣,我介绍你入会。”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听说区里有好几位文友都是经他介绍才加入市作家协会的。他没有生怕别人超过他的顾虑,也没有文人相轻的毛病。

诚蒙满震看得起我,每次区作协、市作协组织外出采风活动,他都会通知我,我也牵头组织了一两次。大家一同交流,回来后,有的赋诗,有的作文,很是开心。

两年前,江苏省微型小说研究会和南京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为满震搞了一次作品赏析会,也邀请我参加了。会上来了好些知名作家评论家,其中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现任会长)凌鼎年,有南师大教授、著名微型小说评论家凌焕新。茅盾文学奖终评委、省作协副主席汪政还发来了书面发言。他们都对满震的微型小说创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赞扬他是我省微型小说名家,是六合文学界的一张名片。

有句俗话叫“老婆是别人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在我看来,自己说好不算好,读者说好才是真的好;嘴上夸你的,不一定是真心服你;心里服你,才是真的欣赏你。真正能称得上是作家的人,一定是既让人羡慕又让人嫉妒的人。满震的为人、为文很可能就是这样的。

近年来,我在他主编的《文化六合》杂志上发了几篇文章。为表谢意,我说约他和几个文友一同小聚,他说:“喝酒就免了,你要请的话,就请我们吃顿早餐吧。”  

我和满震一样只抽烟,不好酒,“掼蛋”偶尔为之。我和他是文友,也是诤友。彼此的交情比水浓些,比酒淡些,恰似六合的一碗小煮面!

写于2019年7月18日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瓜埠山佛狸祠怀稼轩 ·下一篇:老六合的夏天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虎踞路175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