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文学精选 > 正文

散文//善的回馈

作者:汤惠民 来源:网络综合 关注: 时间:2019-07-05 08:14

 

善的回馈

汤惠民

那一年,我和老婆双下岗,突然间失去了工作,心情糟糕到了极点。过去我在企业是个坐办公室的,除了会写写画画之外,没有任何一技之长。我又是个轻易不求人的人,无奈之下,只好东拼西凑了2000多元开了个书报亭,也顺带卖些香烟、矿泉水和口香糖等小商品。  

看到同学们个个混得比我好,心中满是苦涩的滋味,同学聚会也因自卑而从不参加。好在书报亭的生意还算不错,能维持全家最基本生活。就这样我成了一个自食其力的个体经营户。    

有个姓吴的人,家住离我书报亭不远的小区,我叫他老吴。老吴在区某机关当主任,他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看报,他只买不订,隔三差五也顺带买包香烟。他总喜欢买抽硬壳黄南京抽。相处的时间长了,便时常有事无事的和我拉上几句家常话。他丝毫没有一点当干部的架子,也没流露出任何优越感。

他不止一次地说:“就凭你的谈吐和这一手好字,干卖报这一行真是屈才了!”听了他的话,我只能苦苦一笑。  

一天,报亭前来了个推销香烟的人。来人毫不隐讳的告诉我,说他有假南京香烟,但抽起来跟真烟没什么区别。我尝试抽了他递过来的一支假烟,果然连我这个老烟枪也分辨不出是真烟还是假烟。他说按50元一条的价格卖给我。我暗算了一下,如果拿他的假烟,每卖一包就能净赚15元,比卖真烟每包赚一、两元钱,利润可是大了好多倍。我知道卖假烟是违法的,但在利益的趋使、诱惑抱着侥幸心理拿了一条假烟。

老吴又来报亭了,和上回一样,买了一份《扬子晚报》和一包黄南京。递了报纸,我从玻璃柜下拿了一包假黄南京给他。毕竟是干了一件不光彩的事,心中惴惴不安,生怕被老吴发觉后,前来讨说法。当天晚上,我越想心里越不对劲,躺在床上翻来复去好久睡不着觉。竟然还做梦我被警察带走了。不想受良心的谴责,更害怕被查到,剩下的九包假烟轻易不敢再卖了。

好多天过去了,一切如常,老吴也没来讨说法。  

临近春节前的一天,老吴骑着一辆轻摩来到书报亭,送了两箱水果给我。临走时照例买了份《扬子晚报,当他递过钱,说要买烟时,我假装笑容,其实很矛盾。伸进玻璃柜台下面手,摸了半天,最终我递了包真烟给他。

几年以后,区里搞文明城市创建活动,书报亭全都要取缔。书报亭这一行当干不起来了,老吴介绍我去一家大公司当仓库保管员。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干起活来认真负责。公司不但为我足额缴纳了“五险一金”,还把我的工资涨到和公司中层差不多。我们家日子比过去好了许多,儿子高中毕业,也考上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我们全家由衷地感谢老吴。我把老吴当成我的亲大哥,但时常为曾经卖过一包假烟给他而深感自责。  

去年秋天,我听说老吴生病住院,便拎了一大包的营养品去医院看他。我说:“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的我,怎么忘记老大哥的情意呢!”我还鼓起勇气把卖假烟给他的事和盘托出。

老吴笑着说:“我知道你卖的是假烟,但想到你也是为生活所迫,所以没有说穿。好在你知错就改,没有继续售假,也算是良心发现。”老吴还说:我只是力所能及的帮了你一点小忙,没想到如今我退休了,你却一直记着。

我说:“你岂止是帮我的忙呀!正因为你当年的善举才使我停止了违法犯罪。没有老大哥,哪有我的今天?我今天来看你就是对善的回馈啊!

2017年314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后街往事之沈五娘 ·下一篇:男子发型百年变化小记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虎踞路175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