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徐宜业:婆婆丁·婆婆花

作者:徐宜业 来源:改革网 关注: 时间:2020-08-12 10:53

 

婆婆丁·婆婆花

徐宜业

 

故乡湿地多,野草多,野菜多。在众多的野菜中,蒲公英是我最熟悉的了。小时候,南徐庄的孩子经常唱:

“一棵蒲公英,一群小伞兵。

风儿吹,飘啊飘,

一落落在青草坪。

阳光照,雨水淋,

长出一片蒲公英……”

蒲公英在故乡,可不叫蒲公英,故乡人叫它婆婆丁。老婆婆们说,这是媳妇送给婆婆的花。

大个婶是东北人,逃荒到南徐庄的,后来为活命,钻进了大个叔的被窝。她说婆婆丁的“家”在东北。她讲起婆婆丁的故事真是绘声绘色的。

很久以前,东北有一个丁姓人家,儿子死了,婆媳相依为命。

 

有一年,婆婆胸前害了一个大疮,天天淌脓,疼得死去活来。媳妇找了许多医生都没瞧好。一个老医生说,一种黄花苗捣碎了,糊在疮上,能够治好她婆婆的疮。但这黄花苗长在深山老林里,很难找。

媳妇听了老医生的话,连家都没回,直接去了深山老林。结果媳妇两天两夜都没回来。婆婆叫人去深山里找,终于在悬崖下找到了媳妇的尸体。媳妇下葬后,婆婆悲痛欲绝,天天去媳妇坟前哭。

有一天,媳妇的坟头突然长出了几棵黄花苗。婆婆知道这是媳妇的鬼魂变的,采回了黄花苗,治好了自己的毒疮。

村里人知道了这件事,都好奇地跑去看媳妇坟头的黄花苗。这时黄花苗又长出了几团白色的小绒球。一阵风吹过,小绒球被风吹散,飘到远处。到了第二年,漫山遍野长满小黄花苗。村人们就称小黄花苗为“婆婆丁”。

多么凄美的一个故事,多么善良的媳妇,这个故事弘扬了中华民族“百善孝为先”的传统美德。

婆婆丁,就是蒲公英,又叫黄花地丁,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它的根圆锥形,表面棕褐色,皱缩着,扎根于泥土里。它的叶子跟曲曲菜的叶子差不多,又扁又长,边缘像锯齿一样。叶子肥嫩,汁水丰富。如果谁挑婆婆丁时,不小心碰断了叶子,会冒出乳汁般的白浆。如果舌头尝尝这“乳汁”,还会有微微的苦味。它的叶柄及主脉带点紫色,上面长着白色的冠毛。

 

开春,婆婆丁从松软的土壤里冒出浅紫色的新芽,茎短短的,短到你感觉不到。那刚长出来的叶片,像是直接长在地面上的。我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孩子,我问母亲:“妈妈,婆婆丁的叶子为什么是浅紫色呀?”母亲笑着说:“傻小子,婆婆丁像你一样娇气,经早霜一冻、太阳光一照,不就变成紫色了嘛?”母亲边说边比划着,我当时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春渐渐深了,气温渐渐升高了。过了一段时间,婆婆丁的叶片慢慢变绿了,它的茎慢慢长高、长长了。这时的婆婆丁苗长得脆生生的,水灵灵的,正是开吃的时候。母亲们打发我们这些孩子去湖底挑。我和狗蛋、栓子他们拎着篮子,掯着镰刀,去挑婆婆丁。挑回的婆婆丁,我们到小木桥边洗,洗干净了背回家。

一到家,我的篮子刚放下,父亲抓了一把婆婆丁嫩叶,放上佐料凉拌,蘸上黄豆酱,喝着泗洪老白干。嫂子炒了一碟婆婆丁炒肉丝。母亲烧了一锅婆婆丁鸡蛋汤。

晚上,母亲与嫂子联手包了一顿婆婆丁饺子。她们把婆婆丁嫩叶剁碎调成馅子,撒入调料,滴上香油,做成馅料包饺子,煮着吃,蒸着吃,味道又鲜又美。

在故乡,新鲜的婆婆丁不仅是“美味佳肴”,也是“灵丹圣药”。

老队长脚被开水烫了,他女将用温水朝伤口冲一冲,用棉花球蘸白酒擦一擦,把捣碎了的婆婆丁糊敷在上面。过一会,老队长的疼痛明显减轻了。

狗蛋得了炸腮(这是故乡的土话,就是腮腺炎),半边脸肿得像大馒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狗蛋娘将婆婆丁和冰糖捣碎,再与鸡蛋清搅成糊状。她将婆婆丁糊子敷在狗蛋肿胀的脸上,糊了不到一星期,狗蛋的炸腮就好了。

龟腰叔不知什么时候得了过敏性皮炎,碰到花粉就痒痒,身上抓了一条条血印子。他到医院,医生给他吃药打针都不见效。后来他老伴豁牙婶弄来了“土方子”,将艾叶、婆婆丁、鱼腥草混在一起熬水洗澡。洗了四五次澡,龟腰叔的搔痒在不知不觉消失了。

盛夏的晚上,庄上的人们都在大柳树下乘凉,蛮奶奶给大家讲了蒲公英的故事。

 

很久以前,一个当官人家小姐,患了乳痈。乳痈就是奶子上害疮。奶子又红又肿,疼痛难忍。她悄悄央求奶妈找医生开点药。不料让老爷知道了。过去人都老封建,认为大闺女害奶子是作风不好,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老爷就不问青红皂白地把女儿熊了一顿。小姐见父亲怀疑自己的作风,又羞又气,觉得无脸见人,就去投河自尽。

事有凑巧,当时河边有一姓蒲的打渔父女,邻居们叫老头为蒲公,叫女儿为小英。蒲公父女救下了跳河的小姐,问清了原因。第二天,小英挖了一种像菠菜样的野菜,洗净后捣烂成泥,敷在小姐的奶子上。不几天,小姐奶子的红肿症状渐渐消失了。治愈小姐乳痈的野菜是蒲公与他的女儿小英发现的。为了感谢蒲公父女的救命之恩,小姐就将这种野菜,叫“蒲公英”。

从这个故事可知,很久以前,婆婆丁就有治疗乳痈的说法了。

故乡一进入夏天,“布谷、布谷、布谷……”布谷鸟就叫了,麦子变黄了,农民开始整理稻地了。故乡的草坡、路边、田头,到处是盛开的婆婆丁,到处是星星点点的黄,这儿一片的,那儿一簇的。

婆婆丁家族非常融洽,常常是数世同堂。有的打着花骨朵,瓣儿紧紧抱在一起;有的刚露出小嘴儿,羞羞答答的;有的花瓣完全展开了,像张开了一张张笑脸。

婆婆丁的花瓣大多是五瓣,又薄又长,柔柔软软的。它的花蕊又细又小,如微型棒棒糖。它的根部分孽出许多细长的花茎,伸向不同的方向,每根花茎上密布短短的细毛。那细细的茎,几乎肉眼看不清,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刮断似的。每一朵盛开的婆婆丁,就是一朵微型版的向日葵,是那样简约,是那样精致。花朵下面细长的叶片,像翠绿的小羽毛,犹如整朵花的托盘。

初夏,婆婆丁开得红红火火的,我们这些孩子结队去湖底揪婆婆丁花。傻小子天生就是傻,爱揪婆婆丁花切成了碎片,玩过家家游戏;丫头们天生就爱美,揪些婆婆丁花插在头发上,像一把把金簪子。

晒干的婆婆丁可是庄户人家的宝贝。父亲们挑着婆婆丁花干去供销社卖,卖到的钱做孩子们开学的学费。当然了,各家婆婆丁花干是不会卖完的,总会留下一点作家庭常用“药”。

木匠伯扁桃发炎了,扁桃肿大,高烧不退,木匠婶熬婆婆丁花汤。木匠伯喝了几天,扁桃不肿了。老夜摸得了肾结石,老高先生让他喝婆婆丁茶,喝了几个月,结石小了。

 

那次,我感冒了好长时间,咽喉疼得难受,吃药、打针都没用。赤脚医生邓大姐对我母亲说:“二表婶,你用婆婆丁和冰糖熬给二子喝看看?”母亲听了她的话,熬了婆婆丁汤。我喝了几天,还真好了。南徐庄大人孩子有了炎症,都知道喝婆婆丁花汤管经。

婆婆丁的花开了谢了,谢了开了,从仲春一直能开到初冬。婆婆丁家族的花期很长,但作为婆婆丁的个体,它的生命是短暂的。婆婆丁花慢慢凋谢了,茎杆越长越高。花蒂处长出一团毛绒绒的球,像一把把小伞。这些“小伞”是由一小团、一小团白色的小穗穗组成的。这是婆婆丁的种子。

婆婆丁的种子很轻,有风的时候,风轻轻一吹,就能高高飞起,真是“飘似羽,逸如纱,秋来飞絮赴天涯”。没风的时候,我们这些坏小子,也会助它“一嘴之力”。我们用嘴巴对准那些小绒球,鼓起腮帮子猛地一吹,这些“小伞”就漫天飞舞起来……

这不禁让我想起音乐老师教唱的那首歌:“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没人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爸爸妈妈送我一把小伞,让我在天地间飘荡……”

 

 

 

徐宜业,江苏省泗洪县龙集镇人,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被评为镇首届名师、县中学语文学科带头人、县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县优秀班主任、市语文骨干教师,主持多项国家、省市级课题并结题。作品发表于各级各类报刊平台。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徐宜业:唉,老家的洋河瓢好剋 ·下一篇:连云港市王尽美硏究会举办“迎国庆、社科主题知识猜谜”活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9064201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人文关怀专业委员会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