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徐宜业:故乡的马生菜

作者:徐宜业 来源:改革网 关注: 时间:2020-08-12 10:47

故乡的马生菜

作者:徐宜业

 

故乡的马生菜,就是马齿苋。它是一种草本植物,又叫长寿菜、半支莲。因它叶青,茎红,花黄,根白,籽黑,被称五行草。它的叶片肥厚多汁,翠嫩油亮, 状如瓜子,又酷似马齿,人们都叫它瓜子菜、马齿菜。

故乡人不叫马齿苋,都叫“马生菜”。我小时候经常挑马生菜回家喂猪,有时也“喂”人。

庄稼人锄地时锄到马生菜,把它拔下来,晒上十多天,再把它扔到地里,下场透雨,它照样能活棵。

马生菜不怕晒,生命力强。它到底能活多长时间呢?没有人知道。

一次大爷爷跟龟腰大爷,就马生菜活多长时间的话题抬起杠来。

大爷爷说:“马生菜经死,晒三十天都不得死。”他说:西汉末年,王莽篡位,他怕他的外孙刘秀找他算账,就四处追杀刘秀。刘秀为了逃命,躲在一棵马生菜下面。马生菜神奇般地很快长出了好多枝叶,把刘秀遮挡住了,躲过了王莽的追杀。刘秀后来起兵打败了王莽,做了皇帝。马生菜由于保护刘秀有功,被封“三伏晒不死”。 

大爷爷讲得神乎其神,其实刘秀并不是王莽的外孙。历史上他们是一对没有血缘的表兄弟。刘秀即位后,把自己过继给汉元帝为子,汉元帝又是王莽的姑父,所以他们成了表兄弟了。

龟腰叔抬杠说“马生菜永远不死。”他说:很久以前,后羿为百姓射下了九个太阳,最后一个太阳吓得逃到地上,躲进马生菜丛中,逃过一劫。后来,太阳为了感谢救命之恩,就赐马生菜长生不死。龟腰叔讲得更邪乎,把一个没有影的事,竟当真的了。

大爷爷与龟腰大爷,一个说“三伏晒不死”,一个说“长生不死”,一个比一个玄乎。不管怎么说,马生菜的寿命还是长的,于是人们都叫它“死不了”。

马生菜棵子不高,梗子软绵绵地贴着地面儿,马齿状的肉质叶片,那样娇小,那样鲜亮,细长多汁,微带紫色。

马生菜比较泼皮,一簇簇,一丛丛,绿油油地一片连着一片,生长在草坡旁、田埂边、荒地上。马生菜大多弄熟吃,也有生鞑子,吃新鲜的生马生菜,口感脆嫩,滑滑的,酸酸的。

春天到了,马生菜的种子萌发出芽来,长出叶来。它那白而细的根在地皮下蔓延,组成密密的网。它的茎在地面上匍匐,分出许多小枝。  

 

初夏,马生菜通身紫溜溜的。细腻肥嫩的叶子是紫的,丰润饱满的叶梗也是紫的,匍匐着,蔓延着。

婆婆丁、野菊花在故乡是药材,马生菜在故乡也是药材。

故乡靠近大湖,夏季水气大,我们这些孩子皮肤上常常得湿疹,母亲把鲜马生菜捣成糊子涂抹,三两日就好了。我身上害了疮,鼓了脓,母亲也以马生菜捣烂敷在疮上,竟能痊愈。伏心天气温高,我身上起了痱子,母亲用马生菜烧水給我洗澡,不用痱子粉,痱子也没了。 

夏秋之间,我经常拉肚子,母亲烧马生菜汤让我喝,肚子不拉了。我大便不通了,母亲熬马生菜汤给我喝,大便通了。

有次,我被马蜂蛰了,母亲冲着我喊:“不要哭,快去找马生菜!”母亲薅了一把马生菜,将其搅碎,连汁带渣敷在患处,一两天后,肿毒就消了。

庄上有句老话:“吃得马生菜,一年无病又无害”。老头子前列腺有问题了,烧马生菜喝;老婆婆熬夜眼红了,熬马生菜汤喝;小年轻头发白了,喝马生菜茶。难怪故乡大人孩子称马生菜是“天然抗生素”!

马生菜不仅是药材,还是食材。

明代高邮人王磐写了一笨《野菜谱》,上面写道:“马齿苋,马齿苋,风俗相传食元旦。何事年来采更频,终朝赖尔供餐饭。”可见马生菜早已登上大雅之堂。

杜甫有首《园官送菜》:“苦苣刺如针,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乃知苦苣辈,倾夺蕙草根,又如马齿苋,气拥葵荏昏。点染不易虞,丝麻杂罗纨。”他详细描写了马生菜,表明他喜欢吃马生菜。据《唐语林》记载:“德宗初即位,深尚礼法……召朝士食马齿羹,不设盐酪。”连唐朝皇帝都爱吃马齿羹,何况普通百姓呢!

故乡人给马生菜编了一个顺口溜:“马生菜,马生菜,一拽拽出一串串,小小黄花一瓣瓣,肉肉乎乎一片片。炒着吃,伴着吃,剁成馅来蒸着吃……”

在故乡,吃马生菜最佳的时间就是春末夏初。这时正是我们挑马生菜的时候。母亲带着我拿着铲子,挎着柳篮,到河底挑马生菜。我们东挑挑,西铲铲,不一会儿,就挑满了一篮马生菜。灌溉渠里水多,为了省水,我们在小桥边将马生菜择好、洗净。回家后,母亲又粗略地用水冲洗一下,用石刀切成寸把长的小段,做菜时省事多了。

父亲看起来是个马大哈,可是在吃方面还是在行的。他将马生菜放到开水里焯一下,去掉菜里的涩味,捞出来放进冷水浸几分钟,再捞出攥成菜团,挤尽水份,放到盘里,接着加上拍碎的蒜泥,切丝的辣椒,剁碎的姜末,滴几滴麻油,撒点盐粒,倒点酱油,拌点白糖。然后,用筷子稍微搅拌一下,让佐料搅拌均匀。注意,凉拌马生菜最好不放醋,因为马生菜自身就有一股淡淡的酸味。就这样,父亲的凉拌马生菜就大功告成了。父亲还没有动筷子,我直接用手抓起来就往嘴里送,凉拌多马生菜滑嫩清脆,酸酸甜甜,带有清香。

 

 母亲在家里算得上美食家。父亲坐在灶后烧着火,母亲站在灶台掌着勺。她把油烧得滚开,呛着葱花、辣椒、姜末,把切好的马生菜倒进锅里用猛炒,加上少许肉汤,洒些清水,撒适量食盐,“叮叮咚咚”,几分钟时间,一盘马生菜肉丝就炒出来了。

有时没有小白菜,母亲会拿马生菜来烧汤。马生菜汤喝起来酸溜溜的。  

适逢没事的时候,母亲就捣鼓吃的。他把马生菜剁碎,兑上大芦面,掺上适量的水,再加些调料,滴几滴香油,搅成半湿状态,攥成撮子,窝成窝头,捏成包子,按成菜饼。等到醒好了,水烧开了,将它们拾上锅,或蒸或馏。熟了以后,一股清香味传了出来。吃起来,真的有种酸酸的味道。

如果鲜马生菜吃不完,母亲就用开水焯,放到太阳下暴晒,晒干后装在塑料口袋里。到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时,外面菜园里断了青货。母亲从口袋里取出干马生菜,温水泡开,用刀剁碎,和剁碎的油渣一起拌成馅子,包饺子。她把马生菜干泡软切碎,兑上佐料,再把油渣剁成肉沫,掺上盐,撒上麻油。这样一盆香喷喷的馅子就调好了。经过二三十分钟的包捏、蒸馏,一锅热气腾腾、香嫩可口的马生菜饺子,就做出来了。

三十晚上,吃年夜饭,母亲做干马生菜蒸腊肉。她把洗净切好的干马生菜放在瓷盆里。从吊篮里取出腊肉,削下一块,切成一块一块薄薄的片,加入适量的酱油、辣椒粉、葱花、姜末等调味品进行搅拌。接着,将腊肉分层摆在干马生菜上面,最后浇上香油,放到干饭锅上蒸。一两个小时后,干饭蒸熟了,腊肉也蒸熟了。出锅后的马生菜腊肉,美味可口。  

五月,马生菜长出了花苞。过了几天,马生菜花开了。宝石花般的叶子里面藏着一串串的花,白里带着个黄。我把鼻子凑上去闻,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

这些花,极小极小的,不凑近看,几乎看不见。仔细看,这些盛开的马生菜花,五片金黄的花瓣簇拥着细嫩的花芯。马生菜开花还有个怪脾气,见阳光就张开,没阳光就闭合,难怪人们叫它“太阳花”。

马生菜一开花,叶子、梗子就不嫩了,就不能吃了。盛夏,马生菜的花就谢了,长出了果实。

 

立秋以后,马生菜的叶子黄了,果实都成熟了。秋风一吹,马生菜棵子就缩成了一点,让野兔呀野鸡呀糟蹋得不成样子了。

四五十年来,我一直没有少吃马生菜包子、马生菜蒸肉,但总觉得没有我小时候母亲做的好吃。 

 

作者简介:徐宜业,1966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江苏省泗洪县龙集镇人,1985年6月毕业于江苏省淮阴师范学校,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被评为镇首届名师、县中学语文学科带头人、县政府优秀教育工作者、县优秀班主任、市语文骨干教师,主持多项国家、省市级课题并结题,有一百多篇文章发表于各级各类报刊、平台。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工作于农村,教育农家娃。喜爱农村,喜爱乡土,喜爱乡情乡俗,喜爱乡土生活,喜爱乡土一样的农民,喜爱书写乡土一样的文字。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徐宜业:水乡采菱忙 ·下一篇:徐宜业:唉,老家的洋河瓢好剋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9064201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人文关怀专业委员会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