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褪尽幻想 归于平淡----《夜半撞车》有感

作者:梁一 来源:本网 关注: 时间:2019-02-02 22:50

 最近读了莫迪亚诺的《夜半撞车》,以此为契,小谈一番。

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一直处于准备迎接情节高潮到来的状态,然而这本书就像是水一般,倾泻入我的掌心,又快速从我的指尖溜走。我所幻想的高潮并不存在,小说在平淡中走向完结。因此合页之时,一种上当的感觉油然而生,虽不至于破口大骂,但如堕五里雾中确是事实。

我听过一句很有趣的话,大致是说当觉得一本书存在问题的时候,不妨先看看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我想,生活大抵也是这样。对于同样的事物,在不同状态下的体验天差地别,而状态又有情绪、眼界、立场等之分。愉悦则和风细雨,愁苦则凄风惨雨,此之谓情绪;蛙居井底而小天地,更上层楼而穷千里,此之谓眼界;顺我者褒之近乎谄,逆我者贬之近乎仇,此之谓立场。

这么想来,倒是自己出了问题。

或许生活的本来面目就是平淡,最冷漠而又最真实。世上追求高峰体验者甚众,能回答最终归宿者却是了了。所谓能被征服的现实从来都是被掌控、被赋予的那部分,然而决定你何去何从的往往是不受掌控的部分。就如亚当夏娃,智慧果实的甘甜仍留存口中,身子却被遗弃出伊甸园外,本以为拥有一切,最终却一无所有。宿命论我是不信的,那样未免过于消极,但是现实的挤压是真实存在的。都说诗人热爱幻想,可以说诗就是幻想之歌。我不是诗人,但我有诗性。诗性是存在于每个人体内的,人们都拥有幻想之果,只是往往被压榨得干瘪不堪。于是要问,我是留住幻想之果,然后被赶出伊甸园?又或是放弃“可笑”的果子,去追求平淡的“幸福”?

对此我不愿给出答案。不过在我看来,放弃幻想的好处多如夜空中的繁星,保持幻想的好处像太阳,只有孤零零的一个。然而太阳一出来,星星也就看不见了。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寻找与反思的过程。主人公在追寻往日“失去的时光”,用当下去追溯往昔,用现在去填补过去,既使其完整,又使其撕裂。这种人为的既视追寻在我看来是一种自残行为,但是很多时候人们是享受疼痛的受虐者,新鲜的伤口总会吮吸出甘甜的血液,引诱着人们阻止它的愈合。消逝的过去,带着苦杏仁的味道,笔留不住,但是记忆却能留住。于是人们在追寻的时候,总会像旋转木马上的孩子,自以为在努力追赶,却追不上短暂的距离,永远向前,却脱离不了既定的轨道。命运半径无论多么巨大,最终仍然画下了一个回归的圆,所谓命运的“永恒回归理论”,大致如此。

人很多时候很可怜,深陷于楚门的世界却不自知,按照他人的剧本演一场好戏。当楚门用手触摸到世界的边缘原来是一面墙壁,明白自己的生命空间从来都是那一场命运戏剧设计的背景,他痛哭了。看见他的痛哭,我的心也痛哭了。楚门是可怜的,但是却也是幸运的,他察觉到了自己被设计的轨道,他逃离了,从那扇可以逃离的门。然而更多的人却一生都没有察觉得到,浑浑噩噩,随波逐流,但如此也算安乐而死,至少没有痛苦与负担,真正可怜的是那些发觉了却无从逃离的人,他们知道自己的命运运行在既定的轨道上,但是却怎么都逃离不了来自轴心的向心力。

最近才发现人生的轨迹要比旋转木马的轨迹复杂得多,后者是由工程师预先规划好的,而前者的形成却是实时的、多变的,其规划者就是我们所处的现实。人们总说现实是个包围圈,想必生活的轨道就是在它的压迫之下形成的。生活的许多梦就像是火车窗外的风景,每次看见你都想下车一探究竟,但是叫做“现实”的火车长却从来不会在那里停下,于是你一次次的望见,却一次次的错过。有的风景是常年存在的,下次回来还能看见,有的风景昙花一现,错过即永远。

不过设计的轨道我们为什么会上去,又为什么不下来,这些未尝不是一个问题。轨道上的人生实在无趣,所以其实曾有不少人试图从木马身上跳了下来。然而生活是有高度的,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因此生活的轨道旁尽是骸骨,森森的寒意让后继的人们退而却步。于是大多数的人都死死的抱住自己木马的脖子,不敢做决定,甚至紧闭双眼不敢往未知的下方看去。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讲,平淡要比风险容易接受的多,并且为了安慰自己,他们把自己的状态美其名曰:安稳。我倒觉得这未尝不是一种掩饰贪婪或是怯懦的最佳借口。

这么想来,我又没有问题。为何得出了与开头不同的结论?状态使然矣。(写于2018年8月16日)

 

作者:梁一,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江苏省红楼梦学会会员,江苏省诗词协会会员,江苏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员,江苏省青少年书画协会会员。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非梧桐不栖 ·下一篇:跑步去跑步去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虎踞路175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