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在光阴里,画着自己的故事

作者:姜子涵 来源:中国企业文化传播网 关注: 时间:2018-11-29 15:56

 阳光慢慢的爬上窗子,冬天里的暖阳泛着懒懒而散淡的光晕,我和往日一样起来先去窗前看看窗外的天气,今天阳光恰好一缕一缕的斜照进来,把画架上的画映的多了一些柔和的色彩,我欣慰地微笑了一下,便摆弄自己茶桌上粉色的花还有绿色的叶子,为一天的画画做准备。

我的画案不大但是干净整洁,配上一个黑色长方形的凳子看着舒适,凳子上面是皮质面,里面的海绵每次坐上去软软的舒适,我的画案是迎着落地式的窗子,每次的阳光都把画具照的清晰了几分,如若开窗自然有几分凉意的风进来。而后打开喜欢的轻音乐再沏一杯上好的清茶,这样画画总有一种娓娓道来的感觉 

我喜欢画一些清凉的山水和一些简单的静物,如江南的绿窗红墙蓝屋顶,墙外有粉色的桃树探近院里,欲说还休的一种画面,院里有少女托腮想心事的春思,于是那种淡淡地人间四月的画面在自己心里已成了轮廓,自己轻轻的画着心中向往着那样的粉色的洛可可,雅绿的艾草色,驼色微红而稍淡,喜欢那种土青的黎色,如茶的白色,月光皎洁的月白色,象牙之白的颜色,杏红 胡兰 淡紫色,这些中国色都是画中出现的高级色,自己原本就是色彩控,对于颜色敏感成瘾。

想一想自己也是在家人画画的环境里熏陶出来的,习惯了那些美术书,那些唯美的国画集,水粉油画山水人物风景,中外名画欣赏,喜欢那些刊物国画家,多少了解了一些世界美术史,中国美术史,由于这些先天的条件养成了一种爱好绘画。在艺术的环境里有时候自己身上沾满了文化气息,这大概是我喜欢画画音乐文字摄影的原因吧。

此时画的初稿出来了,看着自己的画心想,简静的光阴里总要诉说什么,抬头看看窗外仍然阳光灿烂,初冬的太阳泛着清辉,不那么灼热而且有些凉凉的寒光,而我不觉得冷反而心里暖暖的,继续低头俯身画画,细心的一次次的描绘心中的那幅风景,此时的耳边响起了李志的歌“你离开了南京,没人再陪我说话”的音乐,心理有些淡淡的伤,好像别人的歌里写满自己的故事,画笔轻轻的上色,画到了银杏树的画面……

那一年,银杏树下落满的鹅黄,扫也扫不尽的忧伤,那一年紫色的墙院里,青瓦绿窗,挥也挥不走的清凉,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姑娘,双手托腮吸着满天的熟香,清澈的眼睛里写满单纯的字样,在秋色里遐想,未来的小世界会是怎样,心理有了一丝丝回忆童年的青涩怅惘,画里画着别人说着自己的忧伤,光阴中总是那样薄薄的透明,轻轻的来了又悄悄的走远,容易触摸到柔软的地方。

静静的自己每天都坚持画画看书,读白落梅的空山人远去,回首落梅花,偶尔眼眸里有一层淡淡的泪光,读秦观的词似乎有少年俊朗在眼前晃动,读姜夔的歌词那么清丽高洁,看他一素白衣空谷吹箫,我曾写过秦观 柳勇 姜夔 晏几道这些宋代的一代才华横溢的俊郎,是他们影响了我的读书的情怀,他们的词让我感动,他们的故事让我泪光满眸,从他们的人生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悲喜,我是一个充满遐想的人,美美的在静静的光阴里我都要忆起什么,想一些超现实的唯美画面,不是吗?

又画到了一幅寒江雪的画,那千山万壑不见鸟的影子,万径方圆不见人的踪迹,在漫天飞雪的空谷江面,独有一位老者撑篙船上,游走其中,感受大自然一种空灵羽化的清江独处,这样的画面把我带到了一种意境,一种超越本身的游离………

思想的河流漂泊到了何处,我不知道,在那个时光荒芜的岁月里,亦是那旧屋老院,那经年的稳妥,是父辈的生活模样。儿时的童趣在时光屋里回放,那时的光阴多么简静悠长,总也看不到尽头。幻想着自己长大的模样,在那个青涩的经年里,看一片麦田都心慌,那长长的麦田怎么也走不到头。那么远,远的心生荒凉,伤感的想哭,因为那种悠远,寂静的凄美,单一色的麦浪,把人淹没,淹没后又看不见天空,麦田里有虫儿在叫,那青了又黄的麦田,总是那样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给人一种人生交替的更迭厚重,人生也是如此……

山河岁月,人生变故,另多少盟约誓言老去,多少过往,又是那样漫漫的褪色淡漠远去,多少玩趣的话用一生来珍惜,走过的路去过的地方,留下了两行湿漉漉的脚印,歪歪扭扭的写出了历史二字,每每的在星光满天的时候,数星星,数今夜的星厚还是昨夜的星厚,数的眼睛酸酸,然而总没心思数低飞的萤火虫。每当朝起暮落,迟春暮秋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在光阴里缓慢的成长,偶尔漫长,偶尔像铅块一样压着无数好梦的嫩芽老死在壳里。那些虚无缥缈的皆大欢喜,像雾像雨又像风,不知道人生的风向标指向何处……

那个时候人生总是那么的矛盾,矛盾的否认了自己,总有一种繁华落尽的失落,失落的独处,独处的荒废了大把大把的光阴,以致低头看路,抬头看天空的云卷云舒,呆看天空的鸟儿飞过。远看山河变色的远去,看四季更换,看春天细雨润无声的那种细腻。赏梨花似雪轻掩虚门的慢美,去陌上原野踏春的心动……

而后听晚来屋檐雨滴的落声,感觉十里长亭恬淡的微风袭来,走在四月的天空下,眯起眼睛柳絮轻沾衣袖。而后让阳光沾满身上,夏天感觉浓绿的深邃,感觉万物进入中期的茁壮。秋天看那一片片姹紫嫣红的浓彩,冬天感悟轻盈的飞雪飘扬,我感悟人生华年的流失,没有来的急告别四季就来到了新的一年。那些旧的一切慢慢模糊看不见原来的模样,所以我们满以为未来需要等待,而恰恰是在等待着消磨殆尽,没了未来,人生亦是如此,万物亦是如此,我们无法将光阴逆行,所以珍惜现在过好每一天,

总是这样的灵魂游离,时常虚无的度过每一天,然而这样的虚度总能让灵魂丰盈了那么多,看似虚度实则是用文化艺术细润自己,从而让自己有了丰厚的底蕴,那么让自己慢慢的实现自己的梦想吧,这便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情了,收回远念,继续在静静的光阴里画画听音乐或者读书…………

 焦点图.JPG

【作者简介】姜子涵: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酷爱文学写作、音乐,喜欢古玩鉴赏、画画、旅游摄影、时尚美食。多篇散文在赤峰《百柳》《红山晚报》《松漠》等纸媒发表;《姜夔是宋代音乐的领袖》《寻觅觅李清照》《独语斜阳》《童年的纪念章》《黄花树下》《薄薄的光阴》等多篇散文、诗歌、歌词,在亚洲网、中国前沿资讯网、作家荟、写乎、阅读阅读等传播。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聪者听于无声 明者见于无形 ----成忠臣的京华创客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人文关怀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天龙华鹤大厦写字楼22层

支持单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国防时空杂志社 香港中国人文关怀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