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聪者听于无声 明者见于无形 ----成忠臣的京华创客生活

作者:宋阳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8-11-27 08:05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写道:“聪者听于无声,明者见于无形, 故圣人万举万全。昔文王一动而功显于 千世,列为三代,此所谓因天心以动作者 也,故海内不期而随。”

 
“无声,无形”是普通人眼中的感觉,平凡的人无法慧眼识珠,于是听到看到的皆是混沌。“聪者”“明者”虽然从字面上来看是指耳朵能听见,眼睛能看见的人,但再加上后面的句子,就是用来形容有大智慧,有远见卓识的能人了。所以这句话即是指真正智慧聪颖且能高瞻远瞩的人,是能够于混沌中辨别方向,于迷茫中鉴别真理,于愚民中脱颖而出的人。
 
北京望京一处的独门独院的房子,在二楼装修精美的书房里,一个可以看风景的窗前,微胖的身躯站立着,一双深眸注视着远方。
 

成老师的院子里种着花花草草,喜欢写字画画的手,也会经常的拿起锄头,铲子,在院里种点色彩,就像中国现代水墨画的大色块,院子里还有一棵山东人最喜欢的柿子树,深秋的黄色柿子树瑟瑟地低垂了它们早就被采摘完果实的头, 看着人来人往,上上下下,进进出出,敬畏地窥视着成老师满怀豪气的来,意气风发的走,当巷子里沉郁苍劲的叫卖声连同早起的脚步,热腾腾地划过破晓,室内外依然对比强烈的哈气把黎明暖透,从二楼的阳台望着不远处的广场, 不堪萧瑟秋风的雨伞依然坚挺着颤细的伞骨,伞面顶着寒气和嘲笑,在昏暗如晦的秋风中前行,带着抗争和坚毅疾疾而去。在刀剑呼啸后,留下一串踏水的涟漪。成忠臣有时候外出,就是要在斩割了最后一丝暖色的空旷之中独行, 刹那间伟岸的身躯,在小巷深处流动,巷子里、墙角处孱弱的蟋蟀停歇了它失望的呻吟,聆听着对门新生儿呱呱的歌声,在湿雾挽着黑暗漫步的地方,又点燃一盏扑不灭的生命之灯 高架、高楼、高速是人们又爱又恨的地方。
 
清晨的憧憬,黄昏的希冀,理想的天空重复昨天的故事,轰然而交响着。最接近太阳的二楼,在所有的城市的发展中都成了钢筋水泥包裹下的缩影,很难寻觅当年能工巧匠们遗留下来的那些独特的建筑,就是那些仿古的建筑也是变成了四不像的俗居,在这些看似巍峨高大的建筑物中,城市的文明与落后总是相互衍生。
 
我们现在每到一个城市,最初入眼的是宽阔的机场高速,入得城市则是高耸入云的现代大厦,无一例外的有缓行、塞车、无奈的人流汹涌、急促的摩肩接踵,而它的魅力我们却无法真正看到。在我们看来,无论你是去逛这个城市的特色茶楼,还是去它们的现代式的咖啡馆,你都只能看到经济带给这个城市的繁荣与悠闲,却无法探知它本质里文化的东西。这就像看一个人,你只看他的衣着服饰与颈上、手上的名贵首饰,是无法看到他的内涵与教养一样,你只能通过他的言谈与举止慢慢了解他的内在。了解一个城市也是这样,我们不能看它的表象,而是从细微的东西里去看的本质。而对于书画这个很有中国特色文化的洪流,又有谁能看透、看懂、看全表象和内里呢?秋风里颤抖的人流络绎不绝,思维也在冷风中固化了,创新的春天何时能到来呢?独辟蹊径、换个角度,另立山头的领军人物去哪里找寻呢?这里还是要用俱往矣了,看看是谁从小屋里走出来了,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成忠臣守着自己那片狭小的天空,守望着它的静美!舍不得去打破它的沉静,生怕它像精美的花瓶一样,一旦破碎了再也恢复不到原先的完美,这是个不破不立的新时代,到了推到重来的季节了!
 
置身在拥挤的城市里,成忠臣已经没有了那份闲情逸致,每天忙碌在繁忙的创新中,展开宣纸有思路,提起画笔有思维,落笔下去有思想,收笔过后有思考,要放下所有的古板、戒备,彻底的放飞豪放的心情,去到那深山野林,爬到那高山之巅,去感受那一览天下的壮观;彻底的放开宽广的思绪,想去到那家乡胶东的大海边,享受着蔚蓝的天空下,徜徉在沙滩上,迎着那咸咸的海风,呼吸着大海的气息,望着不远处在海上独行的小舟,浪里出没;彻底的放纵品尝美食的舌头,找一个栖身之处,远离尘嚣,在无声处,寻找独特食材,用独特的烹调方式,做出几碟独特的美味来;大呼过瘾,大叫真爽!这样的美食胜过传统,这样的品尝独立于天地间。不由得疾呼和呐喊:安得美食千万种,大庇天下食客俱欢颜!
 
成忠臣山东海阳的房子就在海边,每天能够听到海浪的声音,感受海风的味道,做大海的儿子是壮美的,而在北京的住房更多的是能够在寒冷的季节里能够有暖气,京都毕竟更接地气,做大地的儿子更是不错的选择。
 
北京的夏天也是热浪袭人,成忠臣每天可以光着膀子在房间里低着头,慢声细雨、研究书画的艺术,还可以同几位好友视频聊天,耳朵里插着耳机,一脸微笑着,在书房里踱来踱去,用需要高度猜测才能理解的胶东话缓缓的说着,如果朋友听不懂,最好的方法就是听一段成忠臣的讲话后,就说好好好,估计就不会错了。
 
在生活里的成忠臣就像这个世界的划分一样,也有G2(两夫妻),G7(连同孩子和孙子),G20(在烟台的至爱朋友),如果放到其他地区朋友也是太多了,成忠臣早年成名,同很多的大师级艺术家有交往,有次我参加成忠臣在南京的书画展,来宾中就有傅抱石的弟子和孩子,大家各自用方言交谈甚欢,我听的是莫名其妙,也许这就是艺术家一种交流的方式吧!
 
北京的创客生活带来的是冬日里的暖阳,探索也是一种累,在一片平静的河面上划出一道水波,也是要力量和胆量的,成忠臣创作中有些突破传统的方式、方法及言语,也得罪了一些人,成忠臣说过:终归不能事事周全,人人称赞,经历了人情冷暖,看清了丑恶嘴脸,慢慢的放下心中不必要的执念,把人生活成自己喜欢的色彩,不理会别人对你的敷衍,不争辩别人对你的污言,行得正,才走得稳,心放宽,才笑得甜。 对新的理念,新的思路,新的想法要扩建,要不断的刷新,增加点击率, 对旧有的固执,原始的方案,陈旧的想法要拆解,突破和创新也是要代价的!这就是爱的代价,因为我对中国书画艺术的爱!中国大地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的力量之源!
 
有时候,同朋友谈到世态炎凉,评论犀利,成忠臣觉得,一个懂得谨言慎行的人,不会动不动就把别人的私事放在嘴边。有修养的人一定知道,知人不必言尽,知私不必言私;开口先三思,话语把握好分寸,才能被他人视为至交。成忠臣性格嫉恶如仇,刚直不阿,才华横溢,对自己的艺术成就自负,自傲,他对人外冷内热,极富古道热肠,他这一性格也许受老师叶浅予影响。
 
我们每个人在努力的过程中都会有迷茫的时刻,不知道要走多少步才能达到目标,即使已经走了一千步一万步,仍然可能会失败。但成功往往就在下一个拐角,胜利就在大树旁,彼岸就在不远处,如果太早放弃,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一些不容易的时刻,但正是这些不容易铺就了通往成功的路。虽然可能会遭遇挫折,虽然距离成功还很远,但每天为了目标多付出一点,多坚持一下,结果就很可能会给你惊喜。
 
活给自己看,永远不要为谁改变,没有人值得你委曲求全,活在这个世上,有多少人喜欢你,就有多少人厌恶你,即使被人讨厌,也别随意翻脸,心中的苦,自己懂,眼角的泪,偷着咽。
 
成忠臣的书法早年是从严谨的楷书一步一个脚印打好基础的,他早年在古人基础上下过很扎实的功夫。现在他的草书厚重,能放得开,他的字筋骨是古人的,结构外壳取法毛体,结构从毛体变化而来,又有自己的独特笔法,成忠臣字里的气势,字里的学养,远不是一些普通书家所能达到的,更不是社会上一些学毛体者所能比似的,一些人临摹毛体版本的人常署上他的名字造摇撞骗,欺世盗名,其实临摹版本的东西他从来没有,更不屑这些人技活,而唯一临摹一幅巨《长征》是2007年应邵华之约,挂在国家某权威机关会议室。
 
成忠臣书法笔速不是特别快,他的书法是正斜互用,左右摆动,全篇无论是独体还是左右结构的汉字,取势都是横向的,由于提按转折明显,每个笔画都交待清楚,看他作品中的笔画,都是忽轻忽重,他的书法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和跳动感,他写的是草书的精神和冲动,更是人的精神力量,以尖代替,起笔收笔,是他借用毛体外壳,取法毛体的一大特色,但他又灵活运用,有他自己的东西在里面。他的书法全篇没一个是正的,不是向左倾就是向右斜,上下字的排列没有两个字的重心是重合的,系左右穿插的跳动感,即使一笔连写几个字,依然是字字为营,他的每个字都交待清楚,但在笔法上又变化莫测。公正点讲,在当今书坛草书成就达到成忠臣高度的几乎找不出,有人说,任何草书家的字都容易临摹,而你临摹成忠臣的字很难,成忠臣的字就像是一坛陈酿百年的茅台,时间越久越醇香。
 
在中国书画界,像成忠臣这样极具独特个性的奇人很难找到。在微信中,也有很多人不知他从事什么职业,因为他在朋友圈从不晒自己的作品,及相关文章,他不会上网,网上的事也从来不看,也从不在网上宣传,为此,他真正的作品人们见到极少,网络上流传的全是他的大量假作品,从二十年前就有人大批量造他的假,各地常有人问他作品真假的事,时间长了,他觉很烦,也不再回复。他几乎隔三差五就接到一些电视台,报刊社的采访,报道约稿的电话,他都一一回绝。当地的电视台三番五次要采访报道,他因为人家不断的打电话,要跟人家打官司,他的朋友老任讲,他每年都烧大批字画,早年不满意的,用化学颜色画的变色、褪色的都全部烧掉,九二年后有上千张因为是早年用化学颜料画的画出现了变色、褪色,他全部一把火烧掉。现在他专门在古玩界高价求购那些早期的矿物颜料及老宣纸,他说作画写字要对得起良心,作品要留芳百世,他写字从不用墨汁,全是手工研墨。
 
有一件趣事,一个警察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他,大包大揽要给他局长求幅字,说他局长就喜欢他的字,成忠臣听后说,喜欢买就是,我又不是不卖,我的东西也不贵,四尺的才三万。这警察听后说,成老师你知道三万对我是什么概念么,是一年工资,成忠臣听后讲,那你去问问你局长,我如不写,能把我抓去我就写,抓不去我不写。说完哈哈大笑,朋友们也开心的笑了。徐州一位房地产老总久仰他红色人物画家的大名,要求给他作幅人物肖像,从最初三万,一直到五十万,但要求落款是这位红色企业家,成忠臣立马一口回绝。
 
北京的深秋依然寒冷着,空气中流动着冰冻的刀剑,凛冽的呼啸,还在依然,在望京的一个书房里,成忠臣端着别样的酒杯,注视着窗外在寒风中前行的人们,送去赞许,也送去同情!思考中,成忠臣拿起战斗的毛笔,在宣纸上写下两个刚劲有力的成体大字:拼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天籁女声——阿木古楞“音乐之旅”北京演唱会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人文关怀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天龙华鹤大厦写字楼22层

支持单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国防时空杂志社 香港中国人文关怀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