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人文经济网 > 文艺百家 > 正文

在充满生命力的风光里绽放——读刘兴华的系列纯动物小说有感

10-23 文艺百家

   近年来,中国动物小说伴随着儿童文学突飞猛进的发展势头而日益壮大,但是纯动物小说写作在儿童文学领域则处于萌芽状态。我市实力作家刘兴华(笔名雨街)致力于打破动物小说人物参与其中的固有的写作格局,开创性地将动物世界的力与美、温情与爱意自然而然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他去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美绘版系列动物小说《狮王科特》、《棕熊哈根》、《蟒蛇巴布》,让读者觉得耳目一新,回味绵长。作品是完全的、纯粹的、真正的动物与动物之间的原生态,使读者仿佛走进了真实的动物世界。

  纯动物小说是完全有别于动物小说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作家们笔下的“动物形象”,无一例外地通过“人物”这一旁观者来体现。而刘兴华的纯动物小说打破了动物小说原有的格局,将动物世界中不同类的动物存在的各种好的坏的,正面的反面的,积极的消极的东西原始客观地呈现给读者。象的威猛、狮的雄壮以及鬣狗的顽强等等,都是刘兴华笔下塑造的“动物形象”。他将不同类动物之间的故事,自然而然地融合在故事情节中,通过“动物形象”向读者展现、诉说,既不忸怩也不做作,使读者真实地、丰富地体验到动物的生存法则及生命体验。这是其他动物小说很难做到的。
  纯动物小说在写法上也有创新——并非单纯的拟人体童话,也有动物小说的写实写法。刘兴华巧妙地潜入动物形象的内部,以动物为视角,营造了动物社会的矛盾冲突、悲欢离合,从而全方位地展现了动物生活的原始习性、生命样态、文化密码、感情天地、性格特征、理想追求等。这样的写作手法,既能表现真实的“动物性”,也可以发挥合理想象,使创作主体善于把自己深切的生活感受和生命感悟,艺术地移植到“动物形象”身上,即通过动物所具有的独特的生命张力与成长意识的叙述,让读者在体会到属于动物的真正生命意识的同时,也欣赏到了动物小说中再现的真实的自然世界,获得一种新奇的阅读体验,并与动物发生共鸣。比如在《棕熊哈根》中,作家把焦点聚到一个幼小的主人公哈根身上,它从被母熊呵护疼爱,与手足相伴玩耍,直到失去母亲和手足,独自在苍茫大地上求生。它的经历险象环生,每一步都面临饥饿的威胁,其他肉食动物的威胁,每一种威胁都危及生命,蟒蛇,狼,秃鹫,豪猪,狼獾……,这些动物每一出现它就将面临生死搏杀,而每一次搏杀对小熊哈根都是一场极致的考验。作家在讲述小熊历险的过程中,不断穿插介绍其他各种动物的习性、特征,一方面打破了叙事的单调,一方面让读者对野生动物有更加立体的了解。而在《蟒蛇巴布》中,小巴布作为蟒蛇妈妈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在它第一次因贪玩而偷偷溜下河去游泳的时候,就让妈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小小的巴布,就这样带着懊悔、带着憾恨、带着复仇的欲望,踏上了茫茫的求生之路、成长之路。每前进一步,巴布就成长一截,每前进一步,巴布就坚强一分。当它战胜一切困难,变成胆气桀桀的钢铁男儿,张开有力的嘴巴,吞下杀母仇敌——鳄鱼萨比亚的头颅、尸体时,它却希望吞下的还有过去的光阴,这样,就能回到从前,回到妈妈身边了……一个个小小的野生动物就这样在一次次惊险体验中壮大成熟。
  正是书中这些不动声色,又无时不饱含情感的细节渲染,揭示了动物之间的生存竞争的残酷,也道出了动物在无助之时渴望爱意的种种温情。正是这些人性化的描述,使刘兴华的动物小说中的动物习性和人性相契合,这必然给道德规范日益解体的人类社会以深刻的警示,即,温暖与爱意永远是人类社会最为宝贵的精神情感,而勇敢、勤劳、团结、协作则是人类社会健康运转所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将动物成长过程与日常生活相糅合,加入了一些时尚新鲜的元素,是刘兴华动物小说创作的另一突出亮点。在这些作品中,作者让我们看到了许多我们在生活中或动物园或电视中常见的动物画面:三只小熊像地下钻出的蘑菇;柔软的前肢像装了弹簧;棕熊向下滚落,像小皮球;山溪蟹嘴边的泡沫像在脖子里挂了一长串珍珠项链;小熊吃一堆白蚁,更像在吃冰棒;蟒蛇的脑袋时而像高尔夫球杆的球头,时而像潜水艇里的潜望镜,时而像曲别针似的转回来;棕熊滚了一身厚厚的泥浆,像身着宇航服的宇航员。有的比喻奇特,肉的味道像小虫子团团飞舞;纷纷出生的小蛇在蛇妈妈身体上像突然绽放的花萼;鳄鱼一愣神工夫,身上一下子套上几个救生圈,被蟒蛇绑架了……这些充满想像力的文字极大丰富了作品的时代内涵。
  在创作纯动物小说的过程中,刘兴华重在探寻生存的意义和坚守生命的价值。他力图塑造不同类型的动物形象,以此作为一面镜子,来重新审视我们人类的某些生存状态和生存观念。纯动物小说的可贵之处是他对生存的领会可能感受更深刻,更入骨一些。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在他的一篇评论中专门写道:作家雨街的作品既注重人文色彩,更重视科普知识,故事性与知识性并重,你可以当小说来读,也可以当科普作品来读,他走出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动物小说创作新路。
  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孙海燕也曾评价说,雨街动物小说中的爱恨情仇充满了巨大的张力,构成大地上雄浑的风景。这里有残忍的厮杀,胜者为王,也有真挚的情谊,惺惺相惜,还有摇曳多姿的未知,充满魅力。情感酣畅淋漓,情节大开大合,文字妙趣横生,这使得雨街的动物小说一洗妩媚阴柔,别有一番清健开阔,颇为难得。
  山东大学文学博士王美雨也曾撰文说:雨街的《狮王科特》《棕熊哈根》《蟒蛇巴布》三部动物小说可称得上是动物小说中的的佼佼者,也是中国动物小说创作史上的代表作之一。
  基于此,从这一高度上讲,作家刘兴华在儿童文学领域里开创了纯动物小说的先河,也相信,因为有了他不停地耕耘,纯动物小说这一文学品种,会更加厚重地种植在儿童文学的沃土,并收获属于明天的金子一样的辉煌。(牟俊忠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中国人文经济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hcpa.ren/wenyibaijia/20181023/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