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人文关怀 > 正文

侠客访谈录——专访书画家李鹏飞:凌云妙笔见风骨

作者:宋阳 来源:国际时报 关注: 时间:2018-11-22 09:41

 作家 柳清河

情化春雨笔含诗,
风神高古润华滋。
凌云妙笔见风骨,
世态沧海路人痴。
_题记

 


 

艺术家都很高傲,这是这个群体给外界的整体印象。 原先我也认为,像李鹏飞这样的大家,应该很难接触。 但我错了。 谦逊有礼,提携后辈,恭敬有加,平易近人,这是李鹏飞给人最大的感受。 放眼当今中国,书法写的好者有之。绘画画的佳者有之,然,书画双绝者,甚是罕见。 李鹏飞自幼临池十余年,潜心不辍,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汲古融今,不断创新,形成了骨力内蕴、遒劲舒展、率意洒脱的个性书风,把书法的力与美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的隶书用笔纯正、古拙质朴、苍润厚重于金石韵味之中,赋予了现代书法极强的艺术感染力与鉴赏美。 他的"荷气高洁气"系列作品,在载体与表现内容上独出心裁,融合民俗国粹,精心研究并独创了一系列别具一格的绘画作品。 从临摹荷花的精致与真实,到独辟蹊径,独树一帜。 他继承借鉴了黄永玉的花与气韵,齐白石的杆与虾蟹,吴冠中的叶与墨色,八大山人的鸟与鱼情,等等将大家优点于一身,自成一绝。
 


繁而有序、顾盼生姿,奇趣迭出,为当代书(画)坛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按照圈内辈份,李鹏飞是我十足的长辈,但先生容忍,从不拘累这些小节。有幸识得教诲,深以为然。 每次去李鹏飞的书画工作室,总有一种不敢高声言语之感。 看着一副一副栩栩如生的花草鱼虫,顿生敬意。 李鹏飞拥有一张典型的,看上去充满了故事与风情的青衣的脸,但他却在一片赞美声中早早的认清了自己。 他微微挺直的脊背,带着一种并不脱离市井人生的精致感。 这种许久未见的精致感,直击灵魂,让人心驰神往。 与之相交,如饮甘怡。 ——题记
 


 

1 柳清河: 李老师您好,很高兴在您的工作室给您做这个专访。我跟您的两位徒弟都论兄弟,按照辈份,我真应该叫您一声师叔。
李鹏飞: 不存在这些,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尊重不在嘴上,而在心里。
柳清河: 您选择书画作为终身职业,是受谁的影响,您有后悔过吗?
李鹏飞: 我特别感谢我的祖父,在我的书画艺术道路上,祖父是我的引路人和启蒙者。 祖父的言传身教,对我影响特别大,我十分感谢他老人家。 至于职业化,我用骑虎难下,形容自己当时毫无退路的状态,如果重来一次,我可能会打退堂鼓,但是有些事既然你去做了,如果不坚持,那就前功尽弃了。
柳清河: 您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继承您的事业吗?
李鹏飞: 身为父母,我只希望孩子平安快乐,至于职业选择,看孩子个人的意愿。 我想子承父业最好,他自己选择也好,希望他尊重自己的内心 无论怎么选,我都尊重。



柳清河: 您觉得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说对父母,妻子,孩子来说,您觉得自己称职吗?
李鹏飞: 我觉得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是百分之百称职的。 对父母心存感激,对妻子亏欠太多,对孩子也在弥补,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命运交给我的任何角色。


柳清河: 您如何克服人们骨子里的惰性?
李鹏飞: 我刚开始练习书法的时候,也是静不下心来,就强迫自己去写,刚开始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是经过一段期间之后,慢慢的发现,自己的书法水平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些些许的成就激励和鼓舞着自己继续不断的付出,不断的努力。 简而言之就是,在目标认定后,困难是命运的铺排。对准目标,不理闲言。

 


 

柳清河: 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很强的耐力。
李鹏飞: 学画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修炼。 这就是书画艺术独特的魅力,它不仅仅是写书法绘画的过程,他还是一个修身养性的过程。 比如调色,线条,留白,尺寸,比例,大小,这些元素很小,所以你必须得静下心来,细心认真地去一点一点学习,慢慢进步。书画艺术,容不得急功近利,要不得心浮气躁。 你会发现,凡事那些学有所成的书画大家,都是心平气和,气定神闲的。 这有点儿类似于拿手术刀做手术的医生和武侠小说里面的武林高手。 这都是几十年的功力,练出来的。



2 柳清河: 您认为书画艺术最核心地方的是什么?
李鹏飞: 线条。 我认为,在书画领域,线条就是魂,是精髓,也是支柱。 没有了线条,就没有这些,那美感也就无从谈起。 书画艺术归根结底是线条的艺术,他需要安静的用心去写,用心去画。 色彩强烈,线条硬朗。 这是我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用心去聆听,将现实世界融入到自己的书画作品当中。
柳清河: 您的"荷气高洁气"系列书画作品,与众不同,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李鹏飞: 对大自然心生敬畏之心。 我画的荷花,实际上不是我用手画,更多的是我用心向荷花,表达我的崇敬之意。
柳清河: 您选择荷花作为绘画元素,是因为它的象征意义吗?
李鹏飞: 有很大的因素,荷花象征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荷花亭亭净直,不蔓不枝。 浪漫一点来讲就是,纤柔的枝干,不足以支撑金灿灿的修行,却挺直了漫长的一生。 荷花是花中君子,做君子,有良知,有底线,有坚持。 荷花它不愿意去迎合谁,也不愿意配合这个世界。 或许,这也正是人们喜欢荷花的原因,它替我们对抗着世界,不泯然于世故,永远傲然独立,永远洁身自好。 荷花,自带的有一种贵族气。 极文雅,又极世俗,极古典又极现代,极自卑又极骄傲,极粗狂又极细腻,种种矛盾迷人的柔和在荷花身上。 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做这样的人。

 


 

柳清河: 您达到了吗?觉得难吗?
李鹏飞:还在努力中,痛并快乐着。

3 柳清河: 那您觉得书画艺术的作用或者社会功能是什么?
李鹏飞: 通过书画作品,将人类心中对真实与虚幻,自由与生存意义等的思考置于强光之下,一次次经受着赤裸而残酷的拷问。
柳清河: 您怎么看待自己所处的时代?
李鹏飞: 我一定是生不逢时的,这个我很早就知道,但不管这是不是你的时代,你总不能老在心里抱怨,你们都不配合我,不给我发光的机会,那我就自己想办法。 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鹏飞突围”。
柳清河: 那您觉得自己突围成功了吗?
李鹏飞: 成功是个很大很宽泛的词,单纯讲突围这件事,从某种狭义的角度来讲,算是成功了。

 


柳清河: 是因为您的作品有了市场,有了受众吗?
李鹏飞: 这个就牵涉到一个艺术本质的问题,艺术作品到底应不应该市场化。 我认为应该。 因为艺术家也是人,他也要解决基本的物质需求。 我可以接受艺术作品商业化,但我反对产业化。 因为艺术作品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它必须具备唯一性,同一个艺术家,画同一件作品,肯定也是不完全相同的。 可一旦艺术作品产业化了,那这就没有了意义和收藏价值。 你想象一下,假如机器人生产的牡丹,有可能画的比我还好,但它是没有感情的,没有灵魂的。 我相信,没人会愿意收藏那些东西。


 


 

柳清河: 您觉得当代的书画作品和古代的那些大家相比,缺了些什么?
李鹏飞: 我们从古代流传下来的书画中,能看到一种侠义精神。 那是一种大道,大德,大智慧。 里面有儒家的思想。 对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我没有期待任何一个书画艺术家有完整体现古代侠义精神的可能性,不期待也不敢相信。 书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哲学。 比如唐伯虎,他的画为什么总是透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吸引力,为什么画面总是像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故事,或隐藏着一些人生箴言? 这,就是哲学思想的泉水涌出来了,你挂在墙上也好,你翻着画集也好,总会引起你的一种安静与思考,一种淡淡的清幽与共鸣,这不是技法派可以胜任的。

 


4 柳清河: 您怎么看待“吼书”“丑书”“射书”这些现象?
李鹏飞: 艺术需要继承传统,更需要创新,无论是手段还是方法。 艺术需要借鉴他人的东西,比如书写格式,手法,但又不能拘泥一格。 传统书画是文明的载体,是艺术传承的媒介。 他可以创新,但一定要尊重传统,对于“吼书”,“射书”这些书画乱象,我接受不了,我觉得这是对艺术的一种亵渎。



柳清河: 现在很多年轻的书画从业者,普遍变现出了一种显现的浮躁和急功近利,您有哪些忠告和建议?

李鹏飞: 傅青主说: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率真毋安排。 书画如此,诗文亦然。 学画,是一种哲学理念,通过一样技艺,功夫修炼自我,约束身心,培养情操,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是由衷的本意。 我还是希望年轻人能够沉得下气,真的沉下去了,才有可能上来。 人生百味,离合悲欢,苦笑泪水,都是其中的经历。不要总抱怨人生很累,现实中又有谁活得顺风顺水。 某一天,当你回头看看那些经历过的人和事,会发现当时再大的事,现在看来似乎也不过如此。 要相信,所有的难过,难是难,总会过,你只管努力,剩下的交给时间。 在内心深处,我们都知道生活并不完美,但我们有力量活下去,且活的很好。
柳清河: 最后一个问题:您怎么看假疫苗事件?
李鹏飞: 假疫苗也好,毒奶粉也罢,这是祸国殃民亡国灭种的做法。


李鹏飞简介 笔名渊石,常飞居士,号守砚斋主、巫山云烟。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员, 轩辕书画院副院长, 国清书画院名誉院长, 馨缘书画院艺术顾问。


后记: 采访结束,仍觉意犹未尽。 先生家学渊源,道德文章,书画艺术均为我等后辈学习之楷模。 晚生笔力尚浅,功力有限,难以展现先生实力之万一。 甚觉愧疚,深感不安。 以后定当加倍努力,刻苦钻研,向先生看齐。
2018年10月25日 戊戌年壬戌月庚寅日。


笔名:柳清河,作家,诗人,已出版杂文集《写的什么玩意》,诗集《陈寨往事》,纪实作品《陈寨悲歌》,待出版作品《507退房》《红尘劫》。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8位在抗美援越战争中牺牲的宿迁老乡,你们在越南还好吗?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人文关怀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天龙华鹤大厦写字楼22层

支持单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 国防时空杂志社 香港中国人文关怀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