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人文关怀 > 正文

浅谈新闻记者的人文关怀意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8-08-25 13:37

 
内容摘要: 新闻记者作为一个时代的记录者和见证者,在一个社会中的地位是尤为重要,新闻人依靠自己的洞察力去观察这个世界和周围所发生的的一切,并真实的记录下来。当职业道德与社会道德发生冲突的时候,记者应该如何在段时间内做出正确的选择。一个具有人文关怀意识的新闻记者,是会在新闻事件发生的当下做出果断而有价值的选择的,这样的选择需要勇气,更需要符合社会这价值导向的原则依据。

关键词:新闻记者 选择 人文关怀采访对象 受众 角色冲突 价值

Abstract: Journalists as a record and the witness of The Time in the position in a society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News of people relies on their own perspective to observe and everything that was happening around the world and the real record. When the professional morality and social morality conflict, journalists should how to do the right thing in a short time. A journalists with humanistic care consciousness, is in the news events of the moment to make decisive and valuable option. This choice takes courage, more need to conform to social the value orientation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Key words: The news reporter; Choose; Humanistic care; Interviewees; The audience; Role conflict; Value

著名新闻人普利策说:“假如国家是一条船,新闻记者就是站在船上的眺望者,他要注意来往的船只,注视在地平线上出现的任何值得注意的小事”。所以新闻人有着对社会和人类发展的使命感,今天的真实见证和记录,就是以后我们的最具有真实性考证的历史。正是因为这样的使命感,一群新闻人在孜孜不倦的努力着,寻求和挖掘最真实的事件。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人文关怀也作为一种职业态度越来越受到重视。
而在近些年来,“人文关怀”在几乎每个行业都被提及,因为这是一个正在发展的社会,以人为本是这个社会的价值趋向。马克思主义哲学上讲:所谓的人文关怀就是对人的生存状况的关怀、对人的尊严和符合人性的生活条件的肯定,对人的解放与自由的追求。记者深入社会,用自身的“人文关怀”带给这个社会以正能量。

一、新闻记者的人文关怀意识表现在对采访对象的人文体贴
首先,新闻记者在新闻报道尤其是灾难报道的过程中对采访对象要有人文体贴。近年来,随着媒体本身的逐渐发展,对于灾难报道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和普遍性,但是对于新闻记者自身来说,灾难报道应该报道什么,怎么报道,应该注意哪些。在人文关怀的谨记下,记者的原则应该是什么。虽然在灾难中出现的一些灾难受害群体是需要被安慰和同情的,但是不能因为太多的同情和获取受众的同情而一味地渲染气氛,记者在主观上的感情偏向会误导受众,同时在灾难受害群体来说也是一种“揭伤疤”的痛。如果单纯为了表现灾难本身而去让灾难亲历者去描述和回忆事情发生的场景,这样的做法是舍本逐末的,不会抚慰受到伤害的人反而会让他们陷入一种不安、焦虑和恐惧的负面情绪中,这是我们新闻人不愿意看到的。而让这些受灾群体走出阴霾的价值,远远大于我们新闻价值本身。所以,在灾难报道的过程中,新闻人本着人文关怀的一颗心,应该将各种伤害降到最低限度,尽量不要去触碰他们的伤痛,如果需要,就提前学习一些心理学的相关知识,稳定采访对象的情绪,运用沟通技巧,在承担人文主义关怀的责任和义务的同时,获取新闻价值。
其次,新闻记者在整个新闻报道的过程中,要具有“以受众为中心”的理念。新闻记者尊重人、关怀人、重视人的尊严、个性、独立的人格,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和人的意义与价值。[①]太多人认为:世界的灾难就是记者的节日。在追求新闻价值的同时,人文关怀的缺失随处可见:对恐怖、灾难及犯罪事件的报道中,打着“客观”的旗号用惨不忍睹的画面进行时事报道,完全不考虑在电视机面前,是不是还有尚未醒世的儿童,是不是也有灾难受害者,这给孩子乃至于成年人造成一些视觉刺激,留下心理阴影,这样的报道随处可见。
最后,新闻工作者要成为人文关怀的实践者。人文关怀是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个必要因素,新闻记者在对社会事件报道的过程中对大众的价值观具有引导作用,所以新闻记者要更好的发挥媒体力量,促进社会和谐,就要成为人文关怀的实践者。新闻记者对人文关怀新闻的传布、对新闻人物的特殊爱护和抚慰、对泯灭人性恶行的揭露和批判、对冷漠和低俗的拒绝等,都是对人文关怀的践行。其中,抵御冷漠与低俗的侵蚀,是新闻工作者职业操守的重要内容,是新闻工作者实现人文关怀的必要条件。
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记者,一定会具有人文关怀的情怀
著名记者闾丘露薇说:“一个人悲天悯人,是不是就一定是一个好记者,未必;一个人如果充满了正义感,是不是就一定是一个好记者,同样未必。这样的人,甚至会因为自己的先入为主,不专业,而影响报道的中立客观,误导公众。但是一个好记者,一定会具有人文关怀的情怀,因为一个人的价值观,决定看问题的角度和深度。”新华社原社长杜超人认为:新闻人“笔下有财产万千,笔下有毁誉忠奸,笔下有是非曲直,笔下有人命关天”。如此的使命要求新闻记者必须用最无公害的方式方法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人文关怀就是这个无公害的方式方法,最终的目的不是告诉船上的人远处发生了什么,让大家慌乱,而是告诉船长,社会如何避免陷入不可救赎的困境之中。从真正意义上让社会和世界进步和发展。真正的新闻恰恰是对新闻苦难的洞见和关怀,新闻人是无冕之王——代表着正义。喻国明说:新闻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一种“俯仰天地的境界、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一种大彻大悟的智慧。”所以新闻人必须承受生命之痛,给一切灾难者以人文关怀。
没有人文关怀的新闻媒体注定不会走太远,媒体的冷漠和尖锐,只会让受众远离新闻事业,而不是逐渐的配合。现如今,已经见过太多新闻记者被打甚至被害的事件,见过太多受众不信任新闻媒体而拒绝配合的事件,究其原因,先不谈正义本身所要面对的不可避免的威胁,而是没有人文关怀的媒体,在一个“以人为本”的社会是无法生存和发展的。研究发现,汶川地震报道中存在人文关怀理念的缺失问题,从而导致一些人无法面对媒体。长远角度上讲,新闻以“揭伤疤”而换取新闻价值的行为最终会使得新闻事业进入一个无法避免的恶性循环中,这是固步自封的做法。有人文关怀的新闻媒体本身就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同时,也给这个社会以正能量,促进新闻事业的发展。
著名记者白岩松在《我们生存在什么样的时代》里面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平民的时代而不是一个英雄的时代。”[②]他从现实意义上否定了 “呼唤英雄”的泡沫理想。所以对于每个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说,需要的是一个平视的视线而不是一个仰视的视角,平民化的浪潮让新闻人无法置身事外,应该怎样选择自己的视角?白岩松认为,面对的巨大群体不是英雄而是平民,英雄需要敬仰,而平民需要的是关怀,人文性的关怀。新闻记者的平视意味着要开始学会尊重每一个人,要学会以人为本,学会对新闻中的人报以人文关怀。这是历史不可逆转的潮流,在平民化的时代中,记者是平民的代言人。
三、真正意义上的新闻人,要能够准确把握人文关怀的尺度
首先,新闻记者在新闻报道的过程中容易进入一些误区。战地记者闾丘露薇在一次讲座中说,曾经凤凰电视台在对叙利亚的新闻报道中派遣了一些很有资历的记者前去进行实地报道,当记者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战地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所谓的“危险”不是炮火对生命的威胁,而是记者自身的人文关怀意识泛滥。凤凰总部发现,派去的记者已经被当地受灾的群众所“感动”,记者天生对弱者的悲悯之情空前爆发,在没有认真调查的情况下就亢奋的加入了当地群众的示威游行队伍当中,先不说当地政府是否会把这些记者遣送回国,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新闻,难免失去客观公正的评判,从而误导受众。当然,凤凰不会做这样的新闻,但是这次新闻报道是必然不成功的。“最美记者曹爱文”这个事件中,记者曹爱文为了抢救一个溺水的孩子而放弃了对新闻事件的报道。最后孩子没有救活,新闻也没有完成。此事一出,社会上的说法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这个记者善良,有人性。也有人认为这是作秀,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反而去救一个希望不大的溺水孩子。对此曹爱文也做出了相应的回应,表示做完这件事并不后悔,因为自己不仅是个记者,首先自己是个人。曹爱文的态度很坚定,立场也很明确。但是对于广大记者的价值观导向却是没有益处的,难道所有的新闻记者在灾难发生的时候选择去救人而扔下话筒和摄像机吗?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著名摄影记者凯文•卡特(Kevin Carter)身上,他的一幅名为《饥饿的苏丹》的新闻照片在纽约时报发表后引起了公众强烈的反响,这张经典的影像用秃鹫和饥饿非洲孩子表现了苏丹的饥荒和内乱,但是更多的人关注的是照片上孩子的命运,更有人强烈谴责摄影师为什么不去救那个生命受到威胁的孩子还在那拍照。之后孩子的命运我们无从知道,但是这名伟大的摄影师却不久于人世。记者的使命感和人文关怀在新闻事件发生的那一刻就开始斗争,在这个时代发展的过程中一直都斗争着,一个有人文关怀意识的新闻记者应该怎么去做,才能不负于记者这个职业。我们这个社会需要记者怎样做才能向着一个健康的方向去发展。紧急关头之下,灾难之下,有太多的误区等着新闻记者钻进去,或是像“叙利亚战地记者”那样被人文关怀所“蛊惑”,或是像凯文•卡特那样以新闻为重。不管怎样,当一个有人文关怀意识的新闻记者在新闻事件发生的当时做出一些举动的时候,相信社会的舆论很大程度上讲都不会是赞成的,虽然记者处于两难的境地,但是事后有太多人会帮你分析事情的种种可能,从而让新闻记者在下一次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因为衡量利弊而错失报道新闻的最佳时机而造成更大的损失。
其次,新闻记者在对新闻事件报道的过程中进入一些误区是有一定的社会根源的。造成新闻记者角色冲突的选择,源自新闻记者本身就处在一个角色丛当中,默顿(R•K•Merton)在《角色丛:社会学理论的问题》一文中指出:“角色丛的意思就是指那些由于处在某一特定社会地位的人们中间所形成的相互关联的角色关系的整体。因此,社会的某一个别地位所包含的不是一个角色而是一系列相关的角色这就使居住于这个社会地位的人同其他各种不同的人联系起来。”[③]角色丛会引发角色冲突,从而使新闻记者在这个角色丛当中失去一个选择的方向。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新闻记者的角色定位已经出现多元化和异化的现象:多元化就是指作为各种关系中介的新闻记者,他们的显示角色已经超越新闻职业本位新闻记者这个觉得的使命已经不再局限于沟通信息,而呈现出引导舆论、提供娱乐、提供教育、人文关怀、公益行动等多元化趋势。角色的异化是指:新闻记者这一角色的错位、失调、退化、变质,这样的变化损害了记者的良好形象。而记者作为舆论的代言人,面对现实伦理的选择,新闻记者的角色定位不当或者异化不仅破坏了记者的良好形象,也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损害社会公正。在一个没有良好社会形象的基础上,新闻记者的人文关怀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泽。
最后,要正确把握人文关怀的尺度,就要依据一些原则。新闻记者的角色冲突使得本身的人文关怀无法带给社会正能量,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新闻记者在选择的当下所要依据的原则很多。首先就是忠诚原则,新闻记者在面对新闻事件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自己的职业,记者的本职首先就是准确记录事件发生的过程。这些面对事件的新闻记者,忠诚于自己的理想,新闻事业以及自身的职业自觉性。新闻记者的人文关怀意识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利用利益最大化原则使得自己正确把握人文关怀的尺度。 2005年那组骑车人在暴风雨中突然遇到马路陷阱而栽跟头的照片引发了社会热议[④],在传达新闻事实和社会公德心之间该如何平衡,社会上人们的观点有着激烈的争议。对于记者来说,他是一个社会信息的传递者,以满足受众知情权为最高职业追求,但是同时,记者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公民,又必须得尊崇相应的社会道德规范,这样的角色冲突,职业的理念和社会的道德对抗是无法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记者作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怎样的伦理选择才是正确和合理的?所以不仅需要记者本身的努力,也需要社会去建构一个一般意义上的伦理秩序,以此引导新闻记者健全、理性的精神诉求。这里所提倡的利益最大化原则指的是整个社会发展的利益。以骑车人照片为例,太多人在谴责记者当初的行为的时候是忽略了记者的角色冲突。在那样的情况下记者所谓的人文性关怀并不能产生最大的社会利益,但是这组照片的发布,意味着马路陷阱问题的即将解决。如果记者好心去提醒过路的群众,那么能提醒的人是有限的。记者提醒这样的做法对这个社会来说是治标不治本的,没有照片就没有焦点,没有焦点就得不到相关人士的注意,那么事情也就没办法得到解决。从利益最大化原则来说,这个记者的行为在最大程度上使得事情能够得到快速的解决,和提醒相比,照片本身更能获得最大的社会利益。

新闻记者具有人文关怀是这个社会进步的体现,现如今各行各业也都在提倡人文关怀,这是人类精神文明进步的象征。我们所处在一个民主的社会,就如白岩松所说,这是一个平民的时代,每个人的声音都是一种民意的代表,正是这样的一种进步,我们才在新闻记者必须有人文关怀的同时,也希望大众给予一个很好的社会氛围。不能把所有的人文关怀的担子放在新闻记者身上,每个事件的发生,在这个社会的每个成员背后都是有原因的,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群有见识,有素养和识大体的受众,远比一个新闻记者带给这个社会的正能量大的多,我们所说的新闻记者的人文关怀,是作为记者本身所必须的一种职业道德,也是促进新闻事业乃至整个社会发展的基本能力。与此同时,相信大众带给新闻记者的人文关怀,必然是一个历史的进步和社会前进的马达!









参考文献:
①:罗卫光《论新闻记者的角色多元化》[J],2004年第5期 新闻界
②:罗尔斯《正义论》[M] 1988年第一页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③:克里斯.G..克里斯提安等著,蔡美文等译:《媒介公正》[M],2000年版第17页 华夏出版社
④白岩松《我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时代——论主持人的生存背景》1998年05期,《现代传播——北京广播学院院报》
⑤风过涧《个人杂文集》2009年8月 百家杂谈
⑥张小元《新闻人的人文关怀》2003年6月2003第2卷 第2期 渝西学院院报(社会科学版)
⑦水梦云《何为正义,如何公平?——解读〈正义论〉》[N]2003.5.8《南方周末》
⑧阿多诺著,张峰译《否定的辩证法》[M]363期重庆出版社

[①] 张小元《新闻人的人文关怀》2003年6月渝西学院院报(社会科学版),2003第2卷 第2期
[②] 白岩松《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论主持人的生存背景》1998年05期,《现代传播——北京广播学院院报》

[③] 罗卫光《论新闻记者的角色多元化》[J] 新闻界 2004年第5期
[④]关于“记者抓拍骑车人雨中摔跤引发争议”的网络调查[R] 新浪网 2005.5.15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浅谈新闻媒体的“人文关怀” ·下一篇:当媒体失去人文关怀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天龙华鹤大厦

中国领导人才专委会官方网站 支持单位:活力杂志社 《国防时空》杂志社 香港中国人文关怀促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