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社会与经济 > 中国经济 > 正文

最聪明的傻子----记改革开放突出贡献人物年广九

作者:秦坤章 来源:本网 关注: 时间:2019-06-18 10:04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
最近中共中央和最高人民法院相继出台文件,支持鼓励民营企业发展,奖励民营企业家,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财产及权益。
记者第一时间想到了民营企业家“傻子瓜子”年广九。号称“中国第一商贩”、“中国第一个私营公司”的年广九近况如何?对年广九的印象停留在过去报刊上的介绍,时隔多年,有些模糊。不喜雾里看花的我,对感兴趣的人和事总想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也是当记者的职责使然,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总爱把问号拉直。
采访一波三折
采访年广九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先是跟芜湖电视台新闻部打探年广九的住址和联系方式,答复是“不清楚,也不知道,可能在国外了。”记者随即拨通了芜湖市委宣传部办公室电话,办公室又转到外宣处,外宣处的负责人要了记者的传真和记者证编码,核实了身份后才告知记者,他们也不知道。但把年广九二儿子年强的手机号码给了记者。记者于是和年强联系上,但他在美国,答应回家和老爷子商量好再与我联系。之后记者和年强联系了三四次才确定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端午节前,5月29日下午,记者驱车前往芜湖,行程两小时导航到了步行街。一打探,年广九并不住这里,此步行街非彼步行街。在好心人的指点下,又重新导航去十多公里外的镜湖公园和平路步行街。车停稳后,步入步行街,顶头拐角处“傻子瓜子专卖”映入眼帘,看到傻子瓜子最早的宣传广告和称瓜子的照片后,记者满心欢喜地连拍了几张照片并表明来意。营业员告知这是分店,总店在路南约800米,走到底向右。我们快步前往,经过一街一巷,果然“中国傻子瓜子总部”的广告牌赫然在目。记者亮明身份,表明来意,营业员说这是二儿子年强的店,年老爷子还有个老店,他可能在那里。急于见到年广九,记者脚不停步,无暇顾及路边的风景和街头飘来的阵阵香味。经过两个街巷,终于见到“芜湖市傻子瓜子技术有限公司”,年广九的大幅照片嵌在广告牌的正中央,这是一幢三层老式的楼房,有五间门面,成色虽旧,但独立在两条路交汇的尽头,很显眼,商业价值不言自明。店内有数十个品种,包装上无一不印着“傻子”二字的标志,记者定了定神,浏览多个年广九获得荣誉的照片。特别是一幅红底白字的宣传牌上写着----“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71页。
记者拍下这些图片,大概是店员常能看到有人拍照,所以对我的举动一点也不诧异。拍完几张照片后,记者表明了是南京来的记者,想采访年广九。两个服务员说老爷子刚从国外回来,前几天中央电视台才来采访过。因为已经83岁高龄,老爷子说今后不再接待记者了。顿时一股凉意直扑心头,我表明已经和他的二儿子年强联系过几次了,今天是专程来的,请他一定帮忙,看我态度诚恳,其中一个长的漂亮、二十大几岁的店员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年广九的电话。“爸爸,有南京来的记者要找你。”记者顺手接过电话说明来意,他在电话中一再推辞,记者说了很多好话,他才答应第二天中午见个面,随后就挂了电话。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多,趁隙,记者在镜湖边的步行街广场上溜了一会儿,边溜达边思索怎样早点见到年广九。到六点半的时候,记者返回店里,希望能尽快见到年老爷子。记者缠着年广九儿媳,让她再帮忙一下,她略显为难地拨通了年老爷子的电话,记者说请他一起吃晚餐,希望给个20分钟,聊几句就行。年广九开始坚持说明天上午十点见个面,可是在记者的一再恳请之下,他答应了记者,并让记者七点在店里面等他。
我们一步不敢离开,生怕有变卦,离七点还差两分钟,一个身穿T恤精神饱满的老人,步伐稳重的走进店里。我们一看就是年广九,连忙上前自我介绍。他面色红润,声音洪亮,中气不减当年,热情的招呼我们落座。因店里空间小,他决定让我们到他的办公室去,这让我们喜出望外。当记者提出希望跟年老在店里拍两张照片的想法时,年老也欣然接受。
此时已到用晚餐的点了,我提议边吃饭边聊,可他执意要去办公室和我交谈。穿过200多米的街巷,来到一个高档公寓内,电梯在14楼停下。年广九领我们进入房间,打开窗户,只见辽阔的长江就在楼底,眺望远方,江水茫茫、绿意青葱,晚霞倒映在江面,正是诗人白居易《忆江南》“日出江花红似火”的画面。近处华灯初上,与晚霞相互交映,把现代的城市映衬的更加壮美。
童年经历讨饭
记者环顾屋内,这是一个有一百多平米的写字楼,装潢已显陈旧。我们没有过多的客套,直奔主题了。记者请他谈了一路风尘经过和家世。生于1937年的年广九,是父亲在45岁时生的第七胎,在他出生前,上面六个女娃全部夭折,可能是他命太硬吧。年广九出生时,一头癞子,又很丑。家里要不是顾及到是个男丁,说不准已经把他扔了。
他老家是资源匮乏且十分贫穷的安徽怀远县。1937年抗战爆发,他出生不久。一次淮河水灾,让年广九一家一路乞讨到了芜湖。失去了生活来源的父母,只得在街头摆摊养家糊口,他耳濡目染,也早早学会了街头叫卖。
在年广九9岁那年,他的父亲给他人生定了方向、立了规矩,不读书,不练武,不入帮会,并先后为他请了七位师傅,指导他做人、学技、练胆。不几年工夫,他的见识和见解超过了师傅。多年后,有位师傅动情的说,有你这样的徒弟是我们一生的福分。
六十年代2次坐牢
年广九自信是社会大学走出来的权威,他认为社会大学里的知识是名牌大学里没有的,也是书本上学不到的。
1958年大炼钢铁那阵子,他曾在芜湖钢铁厂气铳队拉过板车,当过板车队大队长。父亲是个小水果商贩,年广九下了班就跟着父亲做买卖。1959年粮食紧张,他就悄悄倒运粮食。1961年第一次被关了3个月,罪名是投机倒把。出来以后没了工作,他偷偷摸摸去贩鱼,接着贩水果。一天能到南京浦口跑两趟。1963年又一次被关了起来,又是三个月,罪名还是“投机倒把”。
出狱后,他继续打游击、搞贩卖,胆子越发大了。他说,我从小是学经济学的,这个经济学不要上学,是在实践中学的,你的库存有多少,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这就是经济学。那时候基本上天天被抓,一天也不知道要抓多少次。

第一次卖瓜子尝到甜头
当时是计划经济,国营商店买不到的,在他们小商贩处能补个缺。晚上老百姓看电影的时候,他就出来卖点水果。水果没有瓜子好卖,一次卖瓜子的老头点炉子炒瓜子,点不着火,年轻的年广九就主动上去帮扇炉子。炒瓜子的时候气闷,老头喘不过气,他就帮着炒,边炒边问炒的火候和技巧,老头看他为人既精明又实在,就把技术传授给年广九。随后又教他包瓜子,一包瓜子一毛钱一包,一下子就卖光了,统共一块五毛钱本钱,赚了三块五。第二天下午又炒瓜子,10斤瓜子年广九卖了8斤,比老头卖得还快,老头看他是个做生意的料,就说我看准你的人了,我们一起炒瓜子,很快一天要炒20斤瓜子,30斤瓜子,炉子不够大了。
那时候,一斤瓜子要抵30斤稻子,一斤稻子才5分钱,年广九看到小小瓜子利润很大,每次客户走时,他会再抓一把送上。久而久之,回头客越来越多,加上他是淮北人,人们都管他叫侉子,时光一长,都叫年广九傻子了。
看到傻子瓜子生意红火,不少人也参与竞争了。年广九决定大降价,从两块四降到一块七毛六,降价以后,来买瓜子的人太多了,一个队伍要排50米,两个队伍有时要100米、200米以上。这时候,年广九就提出,计划生育子女买两斤瓜子可以不排队、过路人到芜湖来买两斤瓜子凭车票不排队、结婚的买十斤瓜子凭结婚证不排队、军人不排队。结果越做越大,从一万斤到十万斤,从十万斤到二十万斤,别看利润毛把钱一斤,多得吓人,二十万斤多少钱,两万一天,这就是薄利多销。
雇工100多人,成为焦点人物
当时他每天雇佣工人达100多人,给工人喝茅台酒喝竹叶青,老母鸡汤当茶喝,他说没有工人的苦干,哪有老板的钱赚。
1976年,他就已经有了100多万,当时工厂的二级工一个月工资才36元,按照有关数据对比计算,相当于现在的2.3亿。在上世纪70年代能有100万,那是不可思议的。那时候人民币的面值最大就是5块、10块,装钱全是大麻袋,下雨钱都要发霉,他就拿出来晒,几十万元就晒在外面,他说就是要晒给别人看。
年广九雇佣100多工人,傻子瓜子这个品牌赚了100多万,很多人不服气了,一份份告状信飞到北京,甚至有人把大字报贴在芜湖市委大门口,事情越闹越大。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讲话了,“前段时间的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大家很是担心,我的意见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到我们的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你解决一个“傻子”瓜子,会牵动人心不安,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邓小平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邓小平文选》第三卷91页)
1984年,年广九主动向工商行政部门提出联合经营的建议。1984年7月1日,“芜湖市傻子瓜子公司”正式挂牌。他与新芜区劳动公司和芜湖县清水镇工业公司签订了联营协议。原公司出资30万,年广九以商标权和技术入股,并担任总经理。每年向公司交纳18万元的利润之后,其余部分归年广九所有。与公家单位联营,他考虑这样可以减少麻烦,找个“保护伞”,可以摘掉“资本家”的帽子。原先在公家单位上班的干部一个月拿40多块钱,到这里工资是500元,翻了好几倍。年广九制定了36条铁规,每人一份报纸,但上班时间不能看,迟到一分钟扣一元,干部看报纸罚20元,上班吃瓜子,吃点心罚50元,原来在国营企业的干部职工哪能受得了这样的约束,明里暗里“找刺”,一份份人民来信寄到市委市政府和公检法系统告状,说年广九贪污腐化,挪用公款。几经折腾,企业不到半年,就亏损几十万元,但年广九认为完全不应该是这个结果。
砸破铁锅第一人
1985年,时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的姚依林来芜湖考察,年广九痛陈一些人大锅饭思维的定式不变,气愤的当场把铁锅砸了,由此,年广九成了当时敢砸铁锅的第一人。
事后,姚依林回京跟邓小平汇报此事,没想到邓小平点上一支熊猫烟后,慢慢说道:是“江南才子、东方明珠、打破铁锅”。其时,邓小平看到大锅饭的思维已成为国人难以攻破的固式,正思索着寻找攻破方式,没想到傻子瓜子砸铁锅这事正给他的大网思维破了一个缺口,他暗忖这个傻子不简单,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计划呢?
年广九自信是经济学的高手,他向记者讲述救活蚌埠和苏州昆山两个外地厂的故事。
那是1984年,蚌埠一个炒货企业年年亏损,几经打听和考察,决定聘请年广九去经营,先后四次带着茅台酒来送礼。最后一次他才答应半个月后去,年广九去后一个月不下楼,老板娘天天帮洗脚,全家人好酒好茶伺候着,他一言不发,只是看。一个礼拜后,年广九问,家里有多少钱?回答只有6万元,年关九发话,给你两个礼拜时间, 借、贷、偷、抢我不管,必须筹集300万元放我手上,凑不齐我立马走人,信我,你就这样干。两周后全家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300万现金放在面前。年广九说,从现在起你们原来的业务,财务,生产大权全归我一人管。大儿子去新疆,二儿子去内蒙,你们只管买菜做饭,当时市场瓜子三块五一斤,他们主动提价到4块,把瓜子生产地的瓜子几乎全控制住了,300万变成了2000万的货源,临近春节一个月,当时全国闻名的浙江大哥大和上海爱民炒货厂只得上门求援,他以5.5元一斤全部抛出,一颗瓜子没炒就净赚几百万。
另一个是苏州昆山的绸服厂,他带60万元去承包,把工人工资由80元调高到600元,制定了30多条规章制度,治懒庸散,打破大锅饭体制,先后开除70多人,重奖技术能手和一线工人,仅仅8个月就净赚了118万回来。
他的故事被巴金写成剧本《经营不屈》,后被上海话剧团改编成《傻子的故事》,在上海大世界舞台连演半年,剧本获当年“金鸡奖”。
有奖销售栽跟头
在细数自己经典辉煌之时,年广九也介绍了自己走麦城的一段经历。他说:
1986年是我当时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国家形势好,积压各种物资,推销不掉,看到很多人搞有奖销售,我就想着自己也要参加,要弄成全国最大的有奖销售。在与几位副经理商量过后,我们决定印刷奖券150万张,设计十等奖。一等奖一个,为上海小轿车一辆,二等奖10部摩托车,三等奖彩电100部。
我从年初就开始筹备,同时在全国30多个城市设立有奖销售点,投入10多万元的广告费在全国30多家媒体做广告。消费者每买一斤瓜子,得奖券一张,提价1角。我计划在2月5日推出有奖销售,5月1日结束,5月10日到上海当众开奖。我盘算了一下,每斤加1角,三个月至少卖到1000万斤,多赚的100万除去税收用来发奖绰绰有余。销售1000万斤,毛利有500万,除掉生产费用和产品,可得利润170万,再扣除所得税,公司依然可获纯利100万元。
2月5日推出有奖销售当天,仅芜湖市场的销售量就有6万斤;2月12日一天全国各地共卖出90万斤,创造了瓜子销售以来的最高纪录;到了2月22日,前后17天,一共销售出476万斤,销售额达700余万元。全国各地来电来函来人要货的络绎不绝,我当时有5家工厂,每天24小时不停加工,还是供不应求。
3月6日,上头就来人,把31号文件放到我面前,正式通知我:“国务院来个文件了,全国有奖销售活动,因有趁机提价,推销残次商品,欺骗顾客,扰乱市场,因此一律废止。”他们还说我这种行为是变相赌博,我当时一听就傻了。后来又来了一个概念,说我是暴发户。
不出几天全国各地都来退货,瓜子都变质了,资金不能回笼,法律纠纷也来了,最终导致公司亏损63万元。这是我碰到的最大的挫折了。
邓小平为“傻子瓜子”讲话
当时联营失败,社会影响不好,他们需要有个人来扛这个责任,于是就把我推出来了。我去市委里闹,朝着当时的市委书记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我谁都不怕。后来,给我定了一个贪污罪,又说我犯了流氓罪,说我强奸厂里10个妇女。我说好,那我干脆给你凑够一打吧,我说那就算12个吧!
我坐了半年牢不到,但是案子一直拖了3年,最后是判贪污罪的证据不足,却判了个流氓罪,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我抗诉,一直抗诉到中央。
接着是邓小平南巡,再次提到安徽的傻子瓜子,他说:“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371页)南巡讲话,这不是为我一个人讲话,为在那儿的更多的改革家讲话的。
回顾我这一辈子,可谓三起三落,我觉得自己对中国私营经济的发展还是起了一定作用。我在安徽第一个站出来,进入市场冲浪。我成为当时个体经济发展的“领头羊”。
我多次说过,我这一生都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邓小平。
  傻子瓜子”给邓小平的信
  敬爱的小平同志:
  您好!
  我们是安徽芜湖“傻子瓜子”的经营者,今年年初,您在南巡中讲到了我们“傻子瓜子”,我们感到好温暖、好激动。您是对全国人民讲的,但对我们更是极大鼓舞。光是今年下半年,我们“傻子瓜子”就新建了13家分厂,生产了700多万公斤瓜子。这都是由于您的支持和您的政策好!从经营“傻子瓜子”以来,我们已向国家交纳了200多万元的税,向社会提供了40多万元的捐赠。但我们还要兢兢业业地继续做“傻子”,为顾客提供更多味美可口、价钱公道的瓜子;我们还计划更大的扩大经营规模,把“傻子瓜子”打到国际市场上去,为国家多做贡献。
  敬爱的小平同志,我们时时铭记着您的恩情,在这新春佳节快要到来的时候,特地寄上几斤瓜子给您尝尝。这是非常微薄的礼物,却代表了我们对您的深深的敬意,希望您能喜欢。
  衷心祝愿您新春快乐!健康长寿!
  傻子:年广久
  小傻子:年金宝、年强
  1992年12月30日
1983年和1984年,邓小平先后两次直接点名,以年广九和他的傻子瓜子为例,明确表示中国政府鼓励发展私营经济。年广九说到邓小平的时候总是带着自豪的神态,1992年年初,邓小平在中国南部视察时第三次提及了年广九和他的傻子瓜子,那时候的年广九因为贪污、流氓罪还在监狱中。年广九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人在深圳拉横幅欢迎邓小平南巡:“傻子欢迎邓小平到深圳视察”,这条横幅传到了邓小平的耳朵里,邓小平笑着说:“傻子都做到深圳来了,不错”,因为这次点名,仍在狱中服刑的年广九获得了一线生机。 “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这段出自《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71页的原话被年广九印在了自己名片的背面,年广九名片的背面是蓝天白云的辽阔背景和醒目的若干朵金黄的向日葵,年广九说邓小平为什么会提到他而不是别人,因为他做出了成绩形成了影响。说这些话时,年广久的自豪溢于言表。
虽然多少年来年广九一直以一个旧规则的破坏者和挑战者的姿态存在,但实际上年广九一直渴望被官方接受和认可。从一个个人财富的狂热追求者到一个功成名就的文盲民营企业家,财富和名声必须对等。话题谈及邓小平时,他不容置疑地指出,其实邓小平提到自己绝对不止三次,而至少是五次。他称在政治局会议上邓小平还提过两次年广九。在傻子瓜子的店堂里摆着一副超大的相片,那是一次企业家的聚会,背景是一排排衣冠齐整的严肃的官方表情,年广九则兴奋地笑着,面对镜头展开双臂。
与钟情的瓜子事业相比,年广九的婚姻也是一波三折,记者想听听他的心声,他却显得很平静, 随口说出,此一时彼一时,不愿多谈,然而记者还是从有关史料中了解了八九。
4次婚姻5个儿子
今年83岁的年广九经历了4次婚姻,总共有5个孩子。第一任妻子是耿秀云,她非常支持年广九的事业,但从嫁给年广九那天开始,她就一直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曾经历过年广九两次被抓。1978年后,当年广九决定大干一场时,耿秀云坚决的反对,最后两人结束了这段婚姻。
1986年,已经50多岁的年广九与第二任妻子彭晓红结婚,曾想过安稳的生活。但3年后被人被举报贪污和挪用公款,年广九再次被批捕。当时年广九所有家当被查封,彭晓红的生活陷入困境。为了能让妻子在外面过上好日子。 1990年,年广九一度将“傻子”商标授权给彭晓红,他想让彭晓红到外面试一试。
1990年11月,彭晓红南下深圳与一家食品厂合作,不久“傻子”瓜子在全国叫响。后来法院认定年广九的罪名不成立,但因其再婚后超生了一个儿子,而且还存在婚外恋等生活作风问题,法院以流氓罪判处年广九有期徒刑3年,缓期3年执行。重获自由的年广九本以为后可以和妻子彭晓红再创辉煌,可在理念上和彭晓红存在很多分歧。1995年,生意失败后,彭晓红年广九协议离婚,结束了第二次婚姻。
几经风波的年广九已经没有什么积蓄,此时,一个叫李爱华的女子出现。李爱华原是一家国营商店的经理,1990年开始干个体。她和年广九相识已久。1994年,在年广九最困难的时候,李爱华拿出家底,外加借钱向他伸出了援手。在两人的共同创业中,友情逐渐发展成了爱情。 1996年11月两人办理了结婚手续,李爱华成为了年广九的第三任妻子。
1997年6月年广九和两个儿子成立了“傻子集团”,儿子提出李爱华不能在公司任职。于是,年广九给李爱华一笔巨款,李爱华黯然离职。两个月后,年广九发现自己 “空有荣誉、没有实权”,一怒之下把集团公司关门。随后,年广九让李爱华重新掌印,生意蒸蒸日上。然而年氏家族内部矛盾重重,很多矛盾是非都聚集在了李爱华的身上。2000年,李爱华终于和年广九离婚。
已经60岁的年广九在和李爱华离婚后,独自打理店里的业务。对面服装店的老板陈慧芳看他的瓜子好卖,主动要求过来卖瓜子,没有想到中了年广九意了。于是陈慧芳独自一人到河南开辟市场,经历不少波折之后,两个人走到了一起。2000年,已经63岁的年广九娶了小他30岁的陈慧芳,并且在同年生下了一个儿子。小儿子的出生,让这位63岁的老人决定退隐江湖,享受天伦之乐。
然而家族矛盾依然难以化解。年家两兄弟的围绕商标和市场争夺从未停息。而此时“恰恰”、“小刘”瓜子趁机抢夺了“傻子”瓜子的大部分市场份额。2004年,年广九不得已,决定再次出山。于是,年近70的年广九重新在芜湖最繁华的步行街附近开了一个门面,像当年一样又卖起了“傻子”瓜子。
颐养晚年难得糊涂
家族矛盾在长子年金宝去世后有所缓和,如今年已83岁的年广九除了每天散步、看店以外,把大部分工作交由儿子们处理。其他子女依然守着“傻子瓜子”这一家族事业。
大字不识几箩框的年广九,对知识的渴求可能比别人更强烈,他的五个儿子除去大儿子是高中毕业以外,其他各个都是大学毕业,二儿子还是博士生。
年广九自豪的告诉记者,如今他带出的徒弟亿元以上资产的有10多人,上千万的有千余人,把一个小小的瓜子做成了芜湖的一个产业,带动了数万人致富,也让芜湖成了名符其实的瓜子城。
傻子瓜子店在全国有数万家,他在美国还建了1万多亩的庄园,并在其它国家建立了生产基地,他说瓜子必须走出国门。
去年他的事迹和图片出现在中国历史博物馆“改革开放成就展”上,他是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的“改革开放突出贡献的一百人之一”。现在芜湖市有了傻子瓜子年广九纪念馆,他也成为一个时代私营经济的“标本”人物,载入史册。他的事迹《
沉浮录》曾在中央电视台连播六集。
从晚上七点到十点,他不喝一口水,只是抽烟,一口气对记者谈了三个小时,坐在面前的这位传奇甚至有点神奇的老人,眼神中没有半点狡黠,满含和善与睿智,他给记者讲述的这些故事,仿佛是发生别人身上一样,他是这样的从容淡定。
为了拉近工人与自己贴心干,他请工人喝茅台酒,把鸡汤当茶喝;在全国开连锁店,他到处开疆拓土;深陷囹圄,他给邓小平写信……
他的故事实在太多了……
记者在想,试问谁还敢把他当傻子呢?
当行将采访结束,记者拿出记录本请他签名时,年广九不愿在空白处签名,而是要在记者带去的一本书的标题后面签。记者想了好久,才明白他可能是担心签名被另作它用。这哪里像是一个“傻子”的所作所为呢?
他无疑是中国最聪明的傻子。
    
 
作者 南京六合广播电视台 秦坤章
电话 13705141907  15051829807
 
作者简介:
秦坤章,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于雨花石故乡南京六合。曾就读于中央党校函授学院,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和南京师范大学,历任战士、班长、报道组长、记者、编辑、广播电台编辑部主任、广播电台副台长、广播电视局宣传科长、广播电视宣传中心副总编辑,创办《六合视听》报,并任执行主编。在市以上新闻煤体发表作品近千余篇,获奖近百次。在部队期间曾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曾报道过由邓小平签署命名的“全国战斗英雄——黄仲虎”;由江泽民签署命名的“军中焦裕禄——杨崇元”;由温家宝赞誉的“农民好支书一李元龙”。最早采访报道并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李元龙,也是全国唯一留有李元龙录音讲话的记者,采写的新闻《金杯银杯不如群众的口碑》等李元龙的新闻和专题多次获奖。也是最早在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六合农民画的记者。并在美国《世界日报》和香港《文汇报》等媒体多次宣传六合雨花石。曾五次采访向守志司令,并三次采访“好一朵茉莉花”歌曲整理者何仿,写有《何仿与“茉莉花”的真实传人徐胜田》一文。著有《精神永恒》一书。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把脉“城市顽疾”,这是最好的“远程诊疗”! ·下一篇:第4届敖毅尚香牌锦绣黄桃节在丹徒开幕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9064201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虎踞路175号

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 奚洁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