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中国人文经济网 > 社会与经济 > 正文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作者:宋阳 来源:京广网 关注: 时间:2019-01-08 14:15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在2019中原企业发展论坛暨媒企联谊会代表媒体发言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大家好,又见面了!

其实,大会让我来代表媒体发言,我很惭愧,也很惶恐,因为众所周知,这两年我已经很少采访很少写稿子了。

但是,我又很高兴站在这里,因为我恰好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同龄人。

作为一个记者,我不但是一个记录者,一个瞭望者,更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而最为重要的是,也许许多媒体同行都没在意,我们记者,我们媒体人,也是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我不知理论家,我讲不出让人振聋发聩的理论,我也不是数学家,我拿不出引经据典的数据,但是,作为一个记录者、亲历者和见证者,我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证。

14岁以前,我是一个农民,我家里种着十几亩地,那时候我爸在郑州上班,我姐在外地上学,我弟弟还小,我是家里的长子,所以,从我开始会走路时,家里的重担就只有我和我妈艰难的扛着。我知道几乎所有人都有美好的快乐的童年,可我没有,我的童年全是苦难!

14岁时,我来到郑州,我成了一个工人,还是童工。

我在工厂看过大门,烧过锅炉,看过澡堂,修理过电器。我记得当年我在《青年作家》上发过一篇小说,在文章中我说我像一个流浪狗一样疲于奔命,结果却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一无所获。那时的我,一个人走在异乡清冷的大街上茫然无助,那是怎样的一种孤独。所以现在,只要一听到汪峰的《北京,北京》,我都无法控制自己泪流满面。

而那时,我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20岁时,我被推荐到了作家班;两年后,我成为了一名记者。

从一个农民,一个工人甚至一名浪浪者,最终成为一名记者,没有改革开放的政策,打开人才流动的大门,我想这基本不可能的。所以,身份的转变,是改革开放带给我的首要的也是基础的受益。

不过,那时候的记者很苦,是真的很苦。

那时没有高速公路,没有高铁动车,没有手机没有微信,甚至连电子邮件都没有。

那时候出去采访,别说全国了,就是省内,从郑州出发到一个地方,先坐公交车到火车站,再坐客车到地市,再转车到县里,往往都要折腾一天。那时的公交车连空调都没有,冬天冻死,夏天热死。

好不容易采访完了,还要用稿纸写稿子,那时没有电脑,都是方格稿纸,写一篇特稿要写30多张,写错了撕掉重写更麻烦。现在的人,别说写30多张了,抄30张都难。

那时没有微信没有电邮,最快的发稿方式是发传真,还得去邮局发,自家没有,那时别说自己家安传真机了,安个电话都难,申请后几个月都不一定安上,得排号,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安个电话老贵了,许多人一年的工资安不了一个电话。

要是带图片的稿件更麻烦,得先把照相机里的胶卷扣出来送到照相馆,洗出来后再邮寄给报社。

现在的记者太好了,信息时代,近了自己开车,远了有高铁飞机,更重要的是有手机有微信有网络,现场采访同步就直播了,多好。

说到这里更要感谢现场的企业家们,因为手机也好汽车也好网络也好,都是你们提供的,是你们给我们新闻人插上了飞翔的翅膀,谢谢!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身份变了,硬件变了,物质生活紧跟着就变了。

我86年来郑州做工人时,月工资是36块,我爸给我设计的路线是,先做工人,然后做技术员,然后是车间主任,最后是厂长或者工程师。那时,做厂长或工程师是家人给我制定的人生最高人生目标,这似乎也是命运的安排。

偏偏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信命,我知道厂长也好工程师也好,那是家人的目标,不是我的目标。

我小时候学习不好,其实不是不好,是不好好学,所以每到考试前,我妈或我姐都会先打我一顿,因为不打我,就考不及格,打一顿,基本都考满分。

我不好好学习,但我爱看书,书看多了,就爱做梦,心里就有了一团火,要当作家,要让别人看我写的书,要名垂青史。

于是,我辞职了,开始写作。

但是,很快,现实就来了,因为辞职后,作为物质保障的36块就没了。人可以活在梦想里,但你的胃不行。

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困顿的,那种拮据我想也是许多人不曾经历的。

最困难的时候,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钱,一分一分的找,一枚,两枚,找到五枚了就很开心,因为那时的馒头五分一个,一顿饭就有着落了。

96年河南电视台给我做专访,那时的河南电视台就一个频道,全省一亿人共看一个频道。那是我接受的第一个电视专访,所以我记忆犹新,因为那时我刚刚24岁。

我当时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我爸来郑州,刚好是中午,我正做饭,锅里蒸了两个馒头和一盘萝卜丝,我爸说你就吃这个,我说爸,萝卜丝蒸熟后拌上盐可好吃了!我爸当时一下子就哭了,说,孩子,活不下去,还回家种地吧。

我说这些时,编导和摄像都哭的拍不下去了。

其实现在想想,在那个年代,贫穷和饥饿,是许多人记忆里刻骨铭心的痛!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但做了记者后,这一切就变了。

那时候,郑州街头有许多书报摊,几乎每一天,只要翻翻当天的报刊杂志,都会看到我写的报道,有时一天能看到几篇。而且,那时的报道可不是豆腐块消息,都是整版整版的特稿。

(说到这里说个题外话,今年5月我去日本,在上海虹桥机场转机,在通道上看到一排大幅的广告,是推介一个作家一本新书的,那可是寸土寸金的虹桥机场啊,那得花多少广告费啊,谁知一问得知,是公益性的。而在我们这里,偌大的省会城市已经容不下一个书报摊了)

好了,言归正传。稿子多了,稿费自然就多了。因为每天收到的样报样刊和稿费单很多,以至于那时候我还在邮局专门开设了一个专用信箱来接收它们。

从此,我再也不用一分一分的找馒头钱了。

我以前住在西郊,三楼,楼对面有一个烩面馆,那时一碗烩面才几毛钱。最初我常常坐在阳台上,眼巴巴地看着那里,心想,什么时候能吃上一碗烩面就好了,后来,吃上了;于是又想,什么时候吃烩面时还能吃上两盘凉菜,后来吃上了;于是又想,什么时候能去饭店吃上大鱼大肉的,后来吃上了;于是又想,什么时候可以吃上海鲜鲍鱼,后来又吃上了;现在可好,每顿饭就想喝点粥吃点青菜。

之后,开始买车子买房子,后来又不断换车子换房子,不但给自己买,还给家人买,并且给一大家人提供几乎所有的生活用品。我不敢保证一家人锦衣玉食的奢华生活,但我至少能确保他们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

现在,正如大家看到的,我不但让自己,同时也让一大家人都过上了舒舒服服的日子。

甚至现在,我很少采访写稿了,我天天爬爬山、看看海,陪家人聊聊天、养养花,马放南山,归隐田园,也依然有充足的保障。

为什么?都是改革开放带给我的红利。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当然,比起身份的转变,硬件的转变,物质生活的转变,最大的受益是精神世界。

这一点,我想做过调查记者的感受最深。

当你的一篇报道撂倒了一个贪官,当你的一篇报道昭雪了一桩冤案,当你的一篇报道改变了一个人一家人的命运,当你的一篇报道改变了一个地区的生态环境,甚至影响到了一个地区的政策走向,给无助者以臂膀,给软弱者以力量,给迷惘者以方向,给绝望者以希望,当阳光照亮现实,苍穹万丈光芒,那一刻,你就会觉得你唯我独尊,你是一个超人,你就是这个世界上傲视一切的王!

至于具体的事例,因为时间关系,我在这里就不列举了,相信媒体朋友之前都从各种各样的媒体上看到过,看过我写的东西和别人写我的东西,我之前的两本书《良知与真相》和《历程》里也都有。

至于企业界的朋友如果想了解我,百度胡震杰这仨字,我在网络上是个透明人,你想知道的都能看到。

好了,因为时间关系,我真的不能再说了,今天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就是要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告诉大家,我们记者我们媒体人,同样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因此在这里,我衷心地感谢伟大祖国,感谢改革开放,感谢我的家人,感谢在座的所有朋友!

谢谢大家!谢谢!

 

胡震杰:记者也是改革开放的最大受益者

胡震杰: 1972年出生于河南中牟,1994年毕业于河南大学作家班,历任多家中央媒体记者、主任记者、记者站站长、主编、总撰稿、总编,个人经历及创作成绩先后被中国青年报、中新社、中华新闻报、民主与法制、美国中文网、星岛日报网、凤凰网等近百家中外媒体报道,并多次接受河南电视台、重庆卫视、法治中国等电视专访,出版有纪实报道集《良知与真相:一个记者眼中真实的中国》和《历程》。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上一篇:拾年转型 | 小草十年庆,暖暖公益情 ·下一篇:张洪源先生国学易读系列《道德经易读》签字售书活动圆满成功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Copyright © 中国人文经济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16002594号-1

投稿信箱:110@chcpa.cc 求助与合作热线:17338108848(北京) 025-58907110(南京)

机构人员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百强大道10号天龙华鹤大厦写字楼22层

中国领导人才专委会官方网站 支持单位:活力杂志社 国防时空杂志社 香港中国人文关怀促进会